Tuesday, 29 January 2008

究竟是谁绑架殴打了李和平律师 (10/1/07)

2007年9月末,伴随着"国庆"和"十七大"即将来临,北京警方空前加大了对维权人
士、上访者和异议人士的压力。北京国安和国保秘密警察更是满负荷运转。北京市公安
局国保总队部署对民间人士采取警告威胁、非法拘禁(软禁)、刑事拘留等多种手段,
也施压要求部分北京的民间人士十七大阶段离京。维权律师李和平收到朝阳区国保的相
关"建议",对方声称如果他能去外地"出差",那么就可以避免跟踪监视,同时国保
警方也减少工作量。但李和平律师本阶段没有需要外出的工作,所以告知对方他将留在
北京。9月28日开始,朝阳区国保开始驾车跟踪监视李和平律师外出,9月29日中午朝阳
国保甚至还和李和平律师一道吃了中饭。



李和平律师是基督徒,为人低调,做事平和忍让,愿意用沟通化解敌意、矛盾。凭着良
知和勇气李和平参加了一些敏感案件的辩护。他的名字也逐步上了国保的黑名单,经常
受到监视和警告。尤其作为高智晟律师的好友,今年以来李和平律师曾经数次看望过高
律师一家,几周前还曾经因此被警方扣押。



2007年9月29日下午17:30,李和平下班后从办公楼里出来,在停车场发现两辆无牌照
的车子。然后他被一群不明身份者用布袋套住头,强行劫持进其中一辆无牌轿车。在车
上是四个人,后排的两个人把李和平律师夹持在中间。车行一个小时,李律师感觉对方
走了一段高速公路,还上了山。下车之后下了很多台阶。李和平推测这可能是个地下
室,里面十几个人,都是从未谋面者。他们要求李和平律师脱光衣服,李律师不肯,他
们开始对李和平律师进行毒打,打倒之后强行脱下李律师的衣服,只剩下一条短裤,这
个过程是羞辱、威胁、暴力。匪徒们带队者40岁左右,其他人都是二三十岁年纪。揪头
发,踢打,拿款泉水瓶子砸,扇耳光,最狠的是拿电棍追着打。匪徒们带着狞笑很过瘾
的样子。匪徒用非常标准的北京口音叫嚣:"一家人滚出北京。把房子和车卖了滚出北
京。"



在长达六个小时断断续续的殴打下,饱受凌辱毒打的李和平律师一直隐忍着,并且以非
仇恨的心态来对待施暴者。最后,这群匪徒向李和平律师通牒:"给你另外一个方案。
不能对外讲,你不是不愿意滚吗,那就老老实实地做你的律师,不要掺和一些事情。"
随后再把李律师带上黑头套,扔到北京昌平区小汤山里面的树林中。李律师不得不走了
很远才回到公路上,搭车返回市区。



当他清点自己随身财物的时候,发现律师证、移动硬盘、律师事务所的门禁卡、手机
SIM卡、名片夹、手写笔记本、一些案件资料等等都被匪徒们抢走了。电脑的硬盘也被
完全格式化,丢失了大量的资料。警方在殴打他时,肯定在检查、拷贝他的电脑资料。
那么在这个深夜,他们会不会直接去李和平律师的办公室秘密搜查呢。



此次李和平律师被绑架事件带有再明显不过的国安和国保作案特征,他们非常习惯于使
用电棍,只有他们才会抢走受害人的移动硬盘和办公室钥匙,格式化笔记本电脑,抢走
被害人的维权资料。开始李律师几乎都不想报案,他考虑报案又有什么用呢。国保和国
安是警察中的警察,是享有最大特权的秘密警察,是专制体制下全世界最大的黑社会势
力。但在朋友们的劝说下,9月30日晚上21点,李和平律师到派出所办案,22点他到望
京医院进行伤情检查。陪同过李和平律师的朋友描述,他的头发被抓掉了许多,几乎秃
顶了,头皮一片一片红肿,身上的电击伤痕明显。案件是否能受到追究是警方的事情,
但一定要留下公民被伤害之后的有关证据。而且公开出来也能形成压力,尽可能让更多
人免受李律师所遭遇的伤害。



李和平这样的律师都受到伤害,谁还能对中国的法治有半点信心呢。那些中共政法系统
豢养的国家黑社会势力核心力量,经常使用秘密绑架、殴打的方法,非法压制维权人
士。2005年3月19日我在长椿街地铁站和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分别之后,突然被北京市公
安局国保总队9处的马凯带领十几个人绑架,带到郊区秘密地点,也受到便衣的殴打。
此人也曾经和国安系统合作,殴打揭露核污染问题的孙小弟。国家机器的秘密警察毫无
任何人性、道德和法律底线。高智晟律师因为曾经为受迫害的法轮功上书,2004年中共
政法委曾经让陕西省安全厅秘密绑架他数天,也是采取暴力威胁的手段。2007年9月22
日傍晚高智晟律师被家中绑架,同一时间高家的好友黄燕就受到类似于李和平律师绑
架,也是被塞进无牌照车辆,带着黑头套押送到不知名的地方。然后一群不相识的便衣
揪头发撞墙、扇耳光、拿矿泉水瓶子打颈部……秘密警察还一边打一边往受害人脸上吐
烟圈,实足比黑社会还要无耻的状态。我判断李和平律师被打,最重要的原因与他一直
关心支持高智晟律师有关。在2006年2月16日我被国保总队绑架失踪的41天里,我感受
最深不是秘密警察们有多残暴,而是他们对维权律师高智晟那种难以理解的仇恨。而中
共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对一个公民个体,也因恐惧和这种痛恨而采取了
疯狂的方法,2006年以来波及了全国各地很多民间人士。时至今日警方的仍然采取着黑
社会化的手段。



2006年12月27日李方平律师在山东临沂因陈光诚一案受到山东警方暴力袭击,被铁管打
得头破血流,缝了几十针。他案件至今未破。而李和平律师的事件发生在奥运会举办地
北京,手段同样残酷。这是一年以来中国大陆两起最严重的对律师暴力施压的案件。



全世界的律师同仁,你们能漠视自己的同行在一个专制国家所遭受到的人身安全威胁
吗?这样的事情还会随时降临在你们十几万中国同行的身上,尤其是那些维护法律和公
正的律师们。中国有宪法没宪政有法律没法治,国家机器完全黑社会化,这里是律师执
业环境最恶劣的国家之一。当国际社会在聚焦苏丹的达尔富尔时,你们应该同样关注
2008年奥运会举办地北京的暴行。





胡佳

2007年10月1日 国殇日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的第136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312天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的优势 无涨跌幅限制等优势,使投资者更快、更多获利 多家顶级科技公司正在研究开发 比特币自由透明的区块链技术,这将被视为金融界的重大突破。 比特币和股票类似,都是通过赚取差价获利 比特币不仅能做多,还能做空,最高提供5X杠杆 无涨跌幅限制等优势,使投资者更快、更多获利 多家顶级科技公司正在研究开发 比特币自由透明的区块链技术,这将被视为金融界的重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