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January 2008

齐志勇:上访村一片凋敝 宰相府亦成虎口 (9/20/07)

上访村属于北京南部城区,永定门过了护城河就是全国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处,附近还有国务院信访接待办公室。多年以来,在我们没有法治的中国,有冤情到首都申告的访民,一般都要在此停留数日,方可领表、约谈、拿回执。所以此地就形成了访民的栖身之村落。我最近三周曾几次前往北京南站东庄----上访村,探望过那里各地来京希望申冤的访民。9月19日中午要拆除所有当地居民提供给上访者栖身的出租房屋、小旅社等。

上午10点,当我来到这里看到告示边上多了条标语。村内街上非常冷清,没什么人。问问小饭铺的老板,他说道:“拆迁办的现在是大省心啦。有市、区公安局的警察会同城管、街道办事处一起联合夜间行动,把大部分访民都统统逮走啦!然后就把房顶掀掉、拆毁!”看来政府确实花了大力气,于19日正午前把上访村的大部分访民和他们的栖身之所给“和谐”掉了。

我又来到那最高人民法院人民群众来访接待处,大门紧闭。门口外十几位“资深”的老弱访民蜷缩在小棚内呻吟着。我上前询问他们,有位老者道:“仅剩的一点访民有的去使馆区啦!还有的去找温总理啦!”我一听:“啊!真去那里了吗?”此时有位被强制拆迁的北京冤民来电话说:“老齐!你能否到东交民巷来一趟,这里有很多访民刚被抓上了两辆大车,现在这里还有很多警车呢!”马不停蹄,我即刻赶往。各地截访的警车,挤满了百年前使馆区窄窄的马路,警车都来自各省的。我开着小摩托不受路面的限制,自由地穿梭进入巷内。此巷道在我上学课本上说过。国家总理在此安居乐业(巷内17号就是温家宝的家舍)。我边行进着边观察着巷内大道两旁各地域各个形体、神态的警察们。他们三一堆五一伙,车里车外的。很多坐在清一色统一的小马扎凳子上,抽着香烟,一个脑袋两只眼换位的乱瞧。我此地一游一看一算,从上访村到总理的家门口,走路过来也就一小时时间,骑自行车也就用二十分种。更何况堂堂当朝宰相不用走也不必用自行车代步,不妨开车10分钟也去上访村遛哒一圈,体验、调查一下那里的所谓“刁民、冤民、流民们的处境。别等着煤窑出事故了再挽着寡妇哭啦。上访村那里的哭声都哭成带着血丝腔音啦!总理呀!您在哪里?温总理呀!我们在这里呢!!!

中秋佳节就要到了,中华共产帝国也马上庆祝58周年,满朝文武要开十七大,皇帝和宰相的位置继续坐稳且还要确立储君,明年奥运会就在咱们首都北京召开了。可我们冤何以诉呀!亲民宰相大人您帮帮我们吧! 象我一样的普通百姓哪个心田没有悲苦。89-64被枪击截去一条腿,18年的要求与政府对话,讨还公道,解决此震惊世界的惨案。至今宰相大人对六四的定性评判只是换词,从“反革命暴乱”变更成了“政治风波”,但根本没有实质的平反意向。而朝廷刑部每年派出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狗腿子们横行乱咬六四伤残者、抗暴者。

这时我有点口渴了,就在东交民巷21号门口那里的小卖部买了一瓶水。我这一架拐下车,让路边坐着的七个便衣注意了,“警犬”们的嗅觉确实灵敏,随时瞄着潜在猎物。他们上前问我腿是怎么回事?我用地道的京腔说:“你们是干吗的?”对方辨识出我是北京的,就回答道:“天净公安(地方口音的天津公安),来这儿劫访的。离北京也近,抓一批送回去,又回来了,还要劫!都有人数定额的。” 幸好我是北京人,要是天津的,肯定三下五除二被他们绑架上警车带走了。每天从宰相温家宝住宅这里被绑走的百姓是数以百计的。温总理您真的不知道吗?

听一听看一看党和政府营造的“和谐社会”是何等的邪!

六四伤残者 齐志勇
2007年9月20日星期四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