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January 2008

Near-complete set of Hu Jia's blog posts from 2007

Jan. 17: Following sentencing, blind Chen Guangcheng has given power of attorney to his lawers
Jan. 23: Guo Feixiong case returned from Procuratorate to police for further investigation, Guangzhou police hand Guo Feixiong over to Liaoning police to be tried
Jan. 25: Yuan Weijing decides to purchase a digital camcorder and digital camera
Jan. 29: Chinese citizen Hu Jia's letter inviting Foreign Ministry Spokesman Liu Jianchao to personally monitor human rights
Jan. 28: Guo Feixiong, Jiang Wei and "Shenyang Political Earthquake"
Jan. 31: Li Xige: I followed the law and paid my Family Planning fine, but has the government followed the law in upholding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ose with AIDS?
Feb. 2: Defence council for Guo Feixiong's case's legal recommendation to the Tian He District Procuratorate in Guangzhou
Feb. 4: Dr. Gao Yaojie illegally detained by Henan government, prevented from traveling to US to accept award
Feb. 7: Li Xige:Where are you, Dr. Gao?
Feb. 12: Dr. Gao Yaojie illegally detained for 12th day, Chinese government responding to inquiries from international society with lies
Feb. 15: Dr. Gao Yaojie forced to write letter of entrustment
Feb. 17: Chinese government obstructs Dr. Gao Yaojie from traveling to America to accept award
Feb. 22: Dr. Gao Yaojie arrives safely in Beijing
Feb. 25: Chen Guangcheng transferred by police, detention center refuses to tell where to
Feb. 26: Chen Guangcheng was arrested on Feb. 9, taken to carry out sentence in Lihang labor reform camp, Linyi City
Feb. 26: The judgement in Chen Guangcheng case
Feb. 27: Linyi prison in Shandong continues for no reason to block Chen Guangcheng's family from visiting him
March 1: Under Yuan Weijing's persistence, Shandong police today no long blocked family from visiting Guangcheng
March 22: Lawyer Li Jinsong will meet Chen Guangcheng at Linyi prison, Yuan Weijing remains under house arrest
April 4: Chen Guangcheng's wife, son and relatives once again deprived visitation rights
April 5: Commemorating Mr. Zhao Ziyang for Qingming Festival, crippled Tiananmen survivor Qi Zhiyong is arrested by police
April 5: He Tian: Tiananmen cripple Qi Zhiyong holds memorial service for Zhao Ziyang over Qingming Festival
April 7: Gao Zhisheng's lawyer breaks through information clampdown, speaks out for first time on the family's plight
April 11: Beijing Nailhouse—Brothers Ye Guozhu and Ye Guoqiang
April 12: Response: Sun Ailing, transfusion infectee, returned home yesterday from Henan Province #6 Hospital to Gongyi City
April 19: Yuan Weijing and Chen Guangfu both successfully visit Chen Guangcheng
April 19: The blind man with faith in rule of law
April 28: 4·27 Freedom Day
May 15: Prosecution procedures to begin shortly today in Guo Feixiong case
May 15: On his birthday, Tiananmen cripple Qi Zhiyong once again placed under illegal detention by state security police(SSP)
May 15: Tiananmen cripple Qi Zhihong's letter of thanks
May 21: Seeing wife out to buy food, met with violent beating and verbal abuse from undercover police from Beijing SSP squad
May 28: Yuan Weijing's 6 months of home stakeout are up, police continue to restrict her freedom of person
May 28: Under Yuan Weijing's stern negotiations, police have been forced to formally release her from "home stakeout"
June 2: Gao Zhisheng's lawyer once again beaten by Beijing SSP upon leaving prison
June 4: He Tian's Tiananmen Retrospection part 2
June 8: Chen Guangcheng makes his first phone call since beginning his sentence (6/8/07)
June 8: Focus on Guo Feixiong's case for the month of June
June 9: Tian He District Court in Guangzhou suggest possible delayed trial in Guo Feixiong case
June 11: Chen Guangcheng under arrest for one year today, Yuan Weijing once again cut off from all communication
June 15: Wife of June 4th victim writing on the 18th year since
June 17: Activist writer Xiao Qiao arrested by police in Shanghai
June 19: SSP arrest rights activist Liu Anjun, stealthily violate Olympic Games freedom to interview
June 19: Liu Anjun's cardiac disease recurs, family go to police station to deliver medication
June 21: Photos of petitioner rights activist Liu Anjun
June 23: Lawyer Tang Jingling receives summons, Liu Anjun removed from observation
June 25: Lawyer Li Jinsong arrives at Linyi prison, to meet Chen Guangcheng in afternoon
June 25: Linyi prison officials refust to let lawyer Li Jinsong see Chen Guangcheng
June 26: Lawyer Li Jinsong has decided he must see Chen Guangcheng this trip
June 26: Lawyer Li Jinsong enters prison grounds and will see Chen Guangcheng
June 27: Christian Xu Yonghai has been illegally detained by Beijing police
June 27: Lawyer Li Jinsong will meet with Chen Guangcheng to verify Guangcheng has been hurt
June 28: Guo Feixiong case to be further delayed, possibly until end of July
July 1: To prevent Gao Zhisheng from traveling to US to accept award, police again have taken him away
July 5: Chen Guangcheng's wife Yuan Weijing is at my home
July 6: Yuan Weijing to meet American embassy human righst officials, I was kept from going
July 9: Guo Feixiong's case opens today in court
July 10: Court in Tian He, Guangzhou holds hearing shamelessly manipulated by Politics and Law Committee
July 10: Professor Jiang Yanyong is struggling for the right to leave the country
July 12: British diplomatic officials were successful in seeing Yuan Weijing, mother and daughter
July 18: Chen Guangcheng's family visit successful, but held under prison's heavy surveillance
July 20: Defence from Guo Feixiong's first hearing
July 25: Lawyer Zheng Enchong applies to be present at Zhou Zhengyi's trial, is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July 29: Lawyer Zheng Enchong sees freedom of faith violated, launches hunger strike and silent sit-in protest aimed at SSP
July 30: Rights lawyer Gao Zhisheng once again besieged by police
July 31: Friends from afar—visiting lawyer Gao Zhisheng (1)
Aug. 1: Beijing police seek to detain christian Xu Yonghai
Aug. 2: Fighting the tide and the future of the system—visiting lawyer Gao Zhisheng (2)
Aug. 3: Democracy and peace are the the bridge across both sides of the strait—visiting lawyer Gao Zhisheng (3)
Aug. 3: The voice of the plebes is more than a river—visiting lawyer Gao Zhisheng (4)
Aug. 5: Christian Xu Yonghai welcomes illegal arrest with a fast and prayer
Aug. 5: Zheng Enchong barred from going to church, first aid applied
Aug. 8: Xu Yonghai detained by police, held at at police station for reasons related to Olympic celebration
Aug. 9: A June 4th cripple's first day in the countdown to the Olympic games
Aug. 13: Li Xige's open letter to national chairman Hu Jintao
Aug. 14: Guo Feixiong's wife Zhang Qing's open letter to Hu Jintao
Aug. 17: Yuan Weijing breaks out from house arrest for first time
Aug. 20: Yuan Weijing has decided to travel to the Philippines to accept award on behalf of husband Chen Guangcheng
Aug. 22: Guo Feixiong's wife Zhang Qing has sent Hu Jintao an open letter through the mail
Aug. 24: The PSB's SSP are making plans to obstruct Yuan Weijing
Aug. 24: Yuan Weijing and 2-year-old daughter Chen Kesi have been intercepted by SSP for third time
Aug. 27: Update on Yuan Weijing's situation
Aug. 28: Please honor your promise to the world and the country—An open letter to the Seventeenth Party Congress Regarding the Zhejiang PSB's criminal detention of Lu Gengsong
Aug. 28: Guo Feixiong's wife Zhang Qing continues enquiries, complaints see some headway
Sept. 3: Magsaysay award issued in absensce, Yuan Weijing violently kidnapped for second time this week
Sept. 5: Lawyers obstructed from seeing Yang Chunlin, Heilongjiang authorities up to their old tricks
Sept. 8: Qi Zhihong: Petitioner Village to be demolished
Sept. 11: The truth about China before the Olympics
Sept. 13: Prior to the Seventeenth National Party Congress, China's politics and law system creating an atmosphere of widespread terror
Sept. 20: Qi Zhihong: Petition Village is full of destitution, and the capital has become the tiger's mouth
Sept. 25: Beijing SSP have threatened to send rights activists to mental institution for duration of 17th National Party Congress
Sept. 25: Lawyer Gao Zhisheng is being illegally constrained by SSP secret police
Sept. 25: Li Xige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mooncakes sent are being intercepted
Sept. 27: Human rights officials from American consulate in Shanghai meet with Lu Gengsong's family
Sept. 28: Yang Chunlin case transferred to Procuratorate, police revoke bail prior to trial
Sept. 30: Zhejiang writer Lu Gengsong formally arrested
Sept. 30: Beijing police arrest rights activist Ye Mingjun, Ye Guoqiang's whereabouts unknown
Oct. 1: Just who was it that kidnapped and beat up lawyer Li Heping?
Oct. 3: Notice regarding mailbox robbery and e-mail impersonation
Oct. 4: National Day and 17th National Party Congress approach, police continue to violate citizens' rights
Oct. 6: Olympics prisoner Yang Chunlin being mistreated in Heitong Detention Center in Heilongjiang province
Oct. 10: Searching for missing Yao Lifa
Oct. 10: Please assist in the search for Yao Lifa and others
Oct. 10: Yang Chunli's case has been transferred to the Procuratorate, meeting with lawyer continues to be postponed
Oct. 11: Lu Gengong's wife's open letter to Mr. Hu Jintao
Oct. 12: Hua Huiqi loses consciousness following beating, police in Chongwen and Fengtai clash
Oct. 12: Yao Yao: Call for mainland friends to assist in search for missing Yao Lifa
Oct. 14: Injured christian Hua Huiqi's first phone call since recovering senses
Oct. 16: Recommendation to China's Communist Party to apply for several Guiness World Records
Oct. 16: Christian Hua Huiqi at 2pm on Oct. 16 to be forced out of hospital
Oct. 16: Police in Chongwen impersonate medical staff, lock Hua Huiqi in his hospital room
Oct. 17: Suggestions to PRC Foreign Ministry Spokesperson Liu Jianchao
Oct. 23: Chen Guangcheng's wife Zhang Qing barred from visiting husband
Oct. 24: A letter of thanks for the Dalai Lama given to German PM Ms. Merkel
Oct. 24: PSB strengthen case against Olympics prisoners Ye Guoqiang and Ye Mingjun
Oct. 25: Lawyer meets with Olympics prisoner Yang Chunli, police bar him from speaking of mistreatment
Oct. 25: Re: "SSP"
Oct. 29: Hubei police now searching through Yao Lifa's home
Oct. 29: Yao Lifa has been freed!
Oct. 30: Olympics prisoner Ye Mingjun has been released on bail and returned home to await trial
Nov. 3: Protest PSB and SSP preventing citizens from seeing deceased Bao Zunxin off
Nov. 3: Beijing SSP kidnap people commemorating Bao Zunxin
Nov. 4: Following 37 hours arrest for commemorating Bao Zunxin, Qi Zhihong returns home
Nov. 7: Chen Guangcheng's wife's letter to the All China Women's Federation calling for help
Nov. 9: Tiananmen cripple Qi Zhihong has once again been illegally prevented from leaving the country
Nov. 20: Police in Shangqiu, Henan province arrest peacefully petitioning blood transfusion AIDS victims
Nov. 21: Yuan Weijing once again obstructed during visit to husband Chen Guangcheng
Nov. 21: Henan blood transfusion AIDS victims leave for Beijing to petition at Health Bureau
Nov. 22: National Petition Office simply hands Henan blood transfusion AIDS victims over to thugs
Nov. 22: Chen Guangcheng's 4-year-old son cut off from seeing his mother for two months
Nov. 22: Portrait of Chen Guangcheng with wife and son
Nov. 23: Henan provincial governor Li Chengyu's gets involved in Ningling AIDS crisis
Nov. 23: Chen Guangcheng's wife Yuan Weijing letter to Hu Jintao and Wen Jiabao calling for help
Nov. 25: Beijing SSP once again illegally detain citizens for commemorating Mr. Bao Zunxin
Nov. 28: We are all Minjian
Nov. 29: Guo Feixiong's wife Zhang Qing's second open letter to national chairman Hu Jintao
Nov. 29: Repost: Urgent notice of situation of "Minjian" magazine editor Zhai Minglei
Nov. 29: PM Wen Jiabao to visit Henan AIDS village tomorrow
Nov. 30: Rights activist Zhang Wenhe illegally forced into police mental institution
Nov. 30: Lu Gengsong case transferred to Hangzhou Procuratorate on Nov. 28
Nov. 30: Wenlou AIDS village, Shangcai County, Henan resident Ma Shenyi and others have been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by government
Nov. 30: Chinese PM Wen Jiabao visits AIDS village in Henan, villagers express disappointment
Dec. 1: Feng Zhenghu: Recount from outside the court following the Zhou Zhengyi verdict
Dec. 3: Landless Fujin farmers divide up land today, call for widespread attention
Dec. 3: Cellphone video outside the court following a verdict in the Zhou Zhengyi case
Dec. 5: Guo Feixiong's wife Zhang Qing goes on hunger strike protest with open letter recounting injustice faced by imprisoned husband (1)
Dec. 7: Lawyer Mo Shaoping will meet with imprisoned writer Lu Gengsong
Dec. 7: Lu Gengsong: "Jailsong"
Dec. 7: Yang Chunlin case once again handed over to Procuratorate
Dec. 11: World Human Rights Day, Guo Feixiong's wife Zhang Qing sends open letter to national chairman Hu Jintao (3)
Dec. 11: Peng Dingding: News from the Petition Office
Dec. 11: Henan government forging official letters, illegally held Li Xige from taking part in AIDS training
Dec. 12: Shanghai evictee rights activist Gong Haoming released on bail awaiting trail and returns home
Dec. 12: Ningling Deputy County Chief Li Ping refuses to recognize responsibility for Li Xige incident
Dec. 12: Qi Zhihong: Human Rights Day in the snow
Dec. 12: Text of Li Xige's planned speech at upcoming All China Women's Federation training session
Dec. 12: Zhang Qing has first meeting with Guo Feixiong in detention center
Dec. 12: Rights representative of landless farmers in Fujin, Heilongjiang Yu Changwu has been arrested
Dec. 13: Li Xige's husband Sun Jianfeng is being held at All China Women's Federation training sit
Dec. 13: Lawyers rush to training site to protect Li Xige's husband Sun Jianfeng's rights
Dec. 14: Fujin displaced farmers' rights upholder representative Yu Changwu was been criminally detained
Dec. 19: Guo Feixiong's wife Zhang Qing sees off open letter to national chairman Hu Jintao with a hunger strike protest (4)
Dec. 19: Reposted: An article from Mr. Feng Zhenghu
Dec. 19: Independent Chinese Pen's Li Jianhong has been illegally detained by Shanghai SSP
Dec. 21: Calls to rescue lawyer Gao Zhisheng (English)
Dec. 21: Fine enforcement notice from Guo Feixiong case
Dec. 22: Lawyer Gao Zhisheng on probation, a year later
Dec. 22: Contact lost with house arrested Xiao Qiao, Beijing once again carries out group house arrest
Dec. 22: Winter Solstice: SSP strengthen their use of illegal detainment
Dec. 23: Qi Zhihong: One large coat
Dec. 23: A common story at Petition Village: A self-employed retired soldier shot and crippled for life, indifferent local government treats their duties like a soccer game
Dec. 23: Independent Chinese Pen's Li Jianhong has regained her freedom
Dec. 24: Shanghai residents efforts to uphold their rights
Dec. 25: Zhang Qing deduces that Guo Feixiong has gone on hunger strike, prepares to visit this week
Dec. 27: Guangzhou courts freeze and strip Guo Feixiong's wife Zhang Qing's bank account clean of all assets

陈光诚在临沂监狱遭警方指使殴打 绝食4天表示抗议 (6/19/07)

2007年6月19日是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大哥陈光福和光诚远在
杭州的舅舅一起到临沂监狱,进行每月一次的探视。由于是端午,所以今天很多服刑人
员的家属在申请与"普管"服刑者一道吃饭,但唯独袁伟静要为光诚申请时,监狱方予
以拒绝,说光诚属于"严管",不可以与亲人一道吃饭。身着印有光诚头像体恤衫的袁
伟静,在服刑人员家属中最为显眼,所有监狱工作人员都对她、对光诚另眼相看。袁伟
静问为何光诚被"严管",对方说在监狱不到一年的服刑者都属于严管,我们惊讶监狱
人员随意歪曲法律的胡说八道。对方随即有给于另类解释,说光诚经常投诉狱方、检举
公安,所以要被"严管"。这个说法证明,山东临沂的政法部门是用非法手段打击报复
公民对司法部门的监督和投诉。



上午11点,袁伟静和陈光福进入探视室,发现光诚被剃了犯人光头,神情也非常不好,
包括提到外面有远道而来的舅舅时,光诚也没有很明显的反应。光诚告诉袁伟静和陈光
福,他因为每日坚持申诉,被监狱方认为是"不听话",所以让六名犯人拳打脚踢陈光
诚。光诚在南京就读的专业就是中医和推拿按摩,,他本人就是医生,对人体非常熟
悉。他感到肋部疼痛,推测自己肋骨可能被打断。光诚已经以绝食4天的方式来表示抗
议,76小时以来他绝食绝水。在夏天的环境中,陈光诚的身体很快就会垮掉。



光诚1岁多的小女儿陈克斯平时认得光诚的样子,她从袁伟静穿的体恤衫上天天都能看
到父亲的形象,而且她来过监狱不止一次。但这次,小克斯看到被剃了光头表情严峻的
光诚,克斯已经无法认出自己的父亲。陈光福和袁伟静都看到光诚腿上的伤痕。悲伤的
袁伟静继续向驻狱检查人员投诉光诚受到的虐待,并且要求狱方带光诚去医院做X光检
查。而且今天是端午节,她不能将光诚被打的事情告诉光诚的母亲和舅舅,以免让70多
岁的老人们伤心。



一位盲人维权者,用自己学习的法律知识保护弱势群体,在我们这样一个有法律却没有
法治的专制国家中,他的维权行动触及了当地贪官酷吏的利益,中国政府、尤其山东政
法部门从2005年8月20日开始,对陈光诚和他的妻子袁伟静百般压制,22个月来多次使
用言语凌辱、非法拘禁、暴力攻击。还在全世界众目睽睽、铁证如山之下把政治案件刑
事化,用陷害的方式把陈光诚投入冤狱4年零3个月。属于中国公民的人权,完全被国家
黑社会势力随意践踏。



请国际社会对盲人陈光诚的遭遇予以关注,还陈光诚自由,惩治所有参与迫害陈光诚的
地方政法部门责任人。



胡佳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的第31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416天




附:
202F36~1.MP3
20E8B4~1.MP3
203F6F~1.MP3

广州法院冻结并剥夺郭飞雄妻子张青所有银行资产 (12/27/07)

被山东地方当局非法拘禁在家的陈光诚妻子袁伟静,从"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得知
郭飞雄的6岁儿子无法入学,而且广州的法院在催缴郭飞雄案件的40000元"罚金"。
2007年12月22日,袁伟静委托曾金燕给郭飞雄妻子张青的帐户上转帐了2000元人民币。
作为给张青和两位小孩子的生活帮助。25日圣诞节,我们向张青核实捐赠款项她是否已
经收到。



12月26日星期三,是张青为丈夫郭飞雄蒙冤入狱的第七个绝食抗议日。张青首先到"中
国建设银行"查询,她惊奇的发现只剩下4.48元人民币,帐户中的7260元存款不知被谁
于12月18日 "转帐支取"。张青开始时怀疑帐户是被小偷盗用了。随后张青到"中国
银行"查询,取款机不出现任何帐户详情,只是显示"请跟柜台联系"。张青要求银行
柜台的工作人员为她打印存折讯息,对方告诉张青:"不行,您的帐户已经被法院冻
结。是12月17日冻结的"。张青回家取了身份证,再度到建设银行查询,但建设银行以
保密为由拒绝告知取走张青帐户资金的法院经办人名字和法院转帐帐号。



张青自从8月底原定要给小儿子扬天策交学校赞助费起,就再也没有查询过自己的两个
银行帐户。这次如果不是朋友询问是否收妥捐赠,张青仍不会留意帐户发生的变故。张
青在银行致电给我时,情不自禁地连说了几遍"他们(广东政法部门)真狠哪!"而现
在尚不知她的中国银行帐户有多少资金被冻结,是否也已经被"转账支取"。随后张青
咨询了郭飞雄的律师胡啸。胡啸律师认为当局的做法非常不人道。扣押罚金可以去针对
郭飞雄个人,而把外界捐助款项冻结和扣押的做法非常龌龊。



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执行局受广东省政法委和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的指派,于12月17日
冻结张青的中国银行帐户,18日强行取走了张青的建设银行帐户,但却在19日才通知要
张青于21日去天河法院缴纳40000元罚金。张青根本不知道、也想不到广东省政法委会
如此下作。现在张青一家的银行资产完全枯竭,令她和两个孩子的生活雪上加霜。



张青委托我们紧急通告大家不要再向她的银行帐户汇款,因为那都会落入中共国家黑社
会势力手中。我们对朋友们热心捐助的善款被扣深感遗憾和痛心。中国共产党的专制体
制如此黑暗,政法部门是如此冷血,我们只能再寻求别的方法来救援郭飞雄的妻儿。同
时,在此我们也提醒国内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中共政法部门的权力不受制约,屡屡
敢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我们每个人都该认真考虑自己本已微薄的资产安全。我们不要忘
记今年早些时候,吕耿松的稿酬被浙江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秘密扣留、冻结,广西异议人
士荆楚曾经搞的一个小型捐款活动也被当地国保非法冻结……



中国共产党掌控的政法机构,以国家黑社会势力的行事方法镇压人权捍卫者和他们的家
人,尤其不择手段地窘迫、窒息维权者妻儿的生存空间。既违法而且丝毫没有半点人
道。2006年以来,针对盲人陈光诚、律师高智晟、维权者郭飞雄,中共中央政法委、公
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责成下属的山东、辽宁、广东、北京的国保政治警察系统制造了骇
人听闻的迫害案件。国保秘密警察们的手段无外乎谎言、恐怖和暴力。



中国政法系统每天在展现它们的末日疯狂,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国家黑社会势力是其主子
中国共产党最直接、有效的掘墓者。请周永康、陈志敏、马振川、吴志明等黑社会头子
们再接再厉吧。



胡佳

2007年12月26日星期三 于BOBO自由城家中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22天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25天

张青推断郭飞雄开始绝食 本周将前往探视 (12/25/07)

2007年12月25日星期二,郭飞雄妻子张青致电广东省梅州监狱,核实前往探视丈夫的乘
车路线。张青从监狱方的反馈判断,郭飞雄已经开始绝食。



张青从监狱方获知,从她家所在广州天河区坐长途车前往梅州监狱,单程走普通公路的
客车要走近8小时,走高速公路的客车也要5个小时。如此遥远的距离,给张青每月探视
郭飞雄增加了很大的难度。路途奔波劳顿,而且有可能不得不在梅州停留一晚,加大了
张青的经济负担。对比陈光诚判刑后被关押在临沂监狱,其家人从沂南县东师古村到临
沂市兰山区的临沂监狱,一般车程在1小时到一个半小时左右。从这个角度上讲,广东
省政法委和广东省公安厅在郭飞雄关押地的选址上更加处心积虑。



张青询问监狱方郭飞雄现在是否绝食,监狱方回答"有这个倾向"。张青向对方核实是
否看守所扣留了郭飞雄的日记本才引发他的绝食,监狱方否认,说经过检查那些物品都
移交给监狱了。监狱方模糊地提及郭飞雄绝食的理由可能是拒绝参加监狱劳动。中国监
狱机关奉行"劳动改造",实际上是完全榨取服刑人员的劳动价值。劳动任务非常繁
重,很多服刑人员因此而落下疾患。郭飞雄曾经表达过对劳改和劳教制度的反对,这次
他可能因为对抗此种恶法而绝食。



12月13日郭飞雄被到达梅州监狱,如果按照他此前提及的要启动100天的绝食,那么现
在他已经绝食一段时间。张青决定本周五在梅州监狱探视郭飞雄。



作为朋友我们不愿郭飞雄再采取这样的方式,他的身体在看守所期间由于刑讯虐待、长
期室内羁押以及曾经的绝食抗议而已经留下残疾。但中共政法当局从来冷血残暴,未必
重视一名维权者用绝食表达的抗议。同时,我们也强烈反对中国监狱部门长期把服刑人
员当免费的生产机器,超负荷地攫取他们的血汗,毁坏他们的健康。



梅州地处广东省最东北端的广东、福建和江西交界地带。梅州是客家民系聚居地,被称
为客家之都。梅州到广州的高速公路距离384公里,全程限速80公里。



胡佳

2007年12月25日星期二 于BOBO自由城家中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第221天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26天

上海市民的维权努力 (12/24/07)

上海作为长三角的龙头,是中国的经济发动机之一,财富增长迅速,官商勾结严重,普通老百姓经常受到掠夺。同时上海也是一个仅次于北京的政治权力中心,一直有与中央政府胡温体系相左的江泽民势力。这两个原因造成上海高压的政治气氛,政法系统镇压市民维权非常残酷。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的吴志明,其腐败和残暴程度甚至比北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有过之而不及。
上海的陈小明和段惠民等维权人士已经为追求公正而付出了生命代价。郑恩宠律师已经和正在受到的迫害非常清晰地反映出上海警方肆意违法。而异议作家小乔、十六年无房户华神清、被取保候审的龚浩明、伤残者马亚莲、奋起控告周永康的童国菁、宪政学者冯正虎等维权人士,虽饱受侵害但从来也没有停止过抗争。
2008年,奥运会将在北京召开。1948年12月10日发表的《世界人权宣言》也将迎来60周年。日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启动为期一年的纪念活动,进一步弘扬公正与平等的思想。人权是普世的,人权无国界。2008年应该是我们和世界的“人权中国年”。
近日中国北京的莫少平、腾彪、李劲松三位维权律师获得法国政府的人权奖。我们也希望国际社会能支持上海维权律师和维权市民的努力。北京和上海,有潜力率先成为推动中国走向民主、法治、自由的两台发动机。国际社会应该给上海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北京维权人士应该和上海维权人士有更多沟通、协调、合作。

胡佳
2007年12月24日星期一 圣诞节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20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28天





普通上海市民近日给胡锦涛等中央政府官员去信,要求维护最基本的民生和人权。征得童国箐、薛小妹和蔡文君同意,发表他们给胡锦涛和最高人民法院肖扬院长的信,通过信中的案例让更多的人了解上海现阶段真实的人权状况。

童国菁给胡锦涛的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胡锦涛先生:
您好!
我是上海市民童国菁,身份证号码:630104196311140533。我于2007年9月20日,针对国家公安部行政复议申请不作为的行政行为,依法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
原告童国菁,案号585号,被告为国家公安部,法定代表(原部长周永康)。
2007年12月2日我前往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查询关于我本人的行政上诉案进展情况,当月5日返回上海。7日上午9:10,我遭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三名公安便衣的强制传唤,当时我要求他们穿制服,出示工作证,出示传唤证,他们均没有出示。
他们恼羞成怒,不顾自己的身份,一起动手将我强行押解,造成我本人当场晕倒休克。又强行押解我到上海公安局徐汇分局漕河泾警所,进行传唤询问,并要求我在他们做的询问笔录上签字,遭到我断然拒绝。
尊敬的胡主席,象在我遭遇的事情,在国际大都市上海天天发生。
我作为上海的公民,我坚决要求中央政府,罢免上海市市长韩正、政法委书记刘云耕、公安局局长吴志明。
此致

敬礼

上海市民:童国菁
2007年12月16日
联系电话:13661517498


薛小妹给胡锦涛的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胡锦涛先生:
您好!
我是上海市民薛小妹,身份证号码:310107195907191622。今年11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上海首富周正毅判决16年,我认为是避重就轻,重罪轻判。其所依据的事实,是1999年到2003年的事实,但他为什么在2004年6月1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正毅只判三年,就是陈良宇、韩正、刘云耕、吴志明等中共上海市委包庇的结果。请中央要查清韩正、刘云耕、吴志明的包庇责任。
我家原住长宁区长宁路1895弄90号。2003年2月12日,同样采取周正毅静安区“东八块”拆迁模式,将我家强迁,我至今流浪在外。这就是上海的人权状况。上海这种情况成千上。请胡主席尽快派人到上海调查,罢免韩正、刘云耕、吴志明等人的职务,否则人心难平。
此致

敬礼
薛小妹
2007年12月15日
联系电话:13564256946


蔡文君给肖扬的信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肖扬先生:
您好!
我是上海市市民蔡文君,身份证号码:310105195901291646。
我于2004年12月15日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主任缪晓宝于2004年8月2日作出的“(2004)沪劳委(审)字第3936号《劳动教养决定书》”。从2004年7月9日至2005年7月8日一年。
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向上海市法院提起诉讼三年不受理。官方依据哪一条法律?据我了解,上海市高级法院院长腾一龙从未做过一天法官,是做工会主席出身。他领导的上海法院又对周正毅重罪轻判十六年,将法律视同儿戏。
我家的房屋原住上海市长宁区1848弄7号。于1999年8月20日,被黄菊、陈良宇、韩正、刘云耕等领导所谓的大动迁抢走。我父亲蔡新华在2002年11月10日在中共十六大开幕当天在北京上访,被上海市市政府无辜关押徐州收容所,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最后迫害致死,至今不解决。我作为上海市民,我要将韩正、刘云耕、吴志明等人告上法庭,你们能否依法受理?
此致

敬礼

蔡文君
2007年12月15日
联系电话:13012873376


12月14日,上海知名独立作家小乔到伤残维权人士马亚莲家,帮助她打扫临时住处时,被上海国保传唤。上海警方无任何法律手续阻止两位自由公民相见和生活互助。据知她们都是独立中文笔会的成员。据悉小乔近日将获得以中国杰出民主战士林昭命名的文学思想类自由奖。
林昭女士是一位基督徒,她安葬爱离上海一小时路程的苏州灵岩山上。“信靠主的人有福了……”“他们象沿着河岸栽种的树,树根直伸河里;不被炎热所困,不被荒旱所扰,叶子常青,还累累结出津美的果子”这是圣经中的话语。
圣诞节前,上海基督教许多弟兄姊妹相约郑恩宠、华神清夫妇、沈佩兰、童国菁等作为上帝的儿女向林昭送哂纳感一束束鲜花。或许我们会受到上海警方的非法阻挠,但无论如何,我们会在圣诞之夜参加敬拜活动,点上一支白蜡烛,神与我们同在,象征在黑夜中见到光明。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李剑虹女士重获自由 (12/23/07)

2007年12月23日晚上21:30,被上海浦东国保警方非法拘禁5天的自由作家李剑虹女士(小乔)获释。这次在上海百瑞佳连锁酒店乳山路店实施的软禁,从12月19日晚20:30开始,20日上午小乔身上带的两部手机电池都先后耗尽,她用最后的电能将宾馆房间的电话号码用短信发送给我们。当日下午14:10小乔和我通过最后一个电话之后,她房间的座机电话就很快被切断。此后几天来,我们曾经数十次在不同时间拨打她软禁处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现在方知晓,警方为了避开外部可能对小乔的探访,转换了酒店的楼层和房间。最后三天小乔被软禁在一个套间中,卧室里有两名女警监控她,客厅还有两名男警。今天下午,浦东国保的黄处长曾经到宾馆再次给小乔施加压力,要求她配合警方,被小乔严词拒绝。

这次警方非法拘禁行动的起因,是当局为了阻挠小乔前往北京参加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聚餐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原定要在12月22日为小乔颁发“林昭纪念奖”。这次聚餐会活动被北京国保政治警察整体破坏,许多相关的人士被警告或者被软禁在家。

由于小乔刚刚搬迁到新家,网线还没有安装好。她问候各位,请朋友们放心,并感谢朋友们的关注。

再次抗议北京国保总队、上海国保总队国家黑社会势力的犯罪行径。


胡佳
2007年12月23日星期日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19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28天

上访村普通案例:退役士官自谋职业遭枪击终生残疾 地方政府冷漠处理踢皮球难咎其责 (12/23/07)

退役士官自谋职业遭枪击终生残疾
地方政府冷漠处理踢皮球难咎其责

一名退役士官在湘西吉首的艰难境遇

尊敬的首长:

我叫彭承忧,男,现年25岁,中共党员。湖南湘西龙山籍优秀退役士官。1999年入伍,在湖南常德消防支队退伍。在部队期间多次立功授奖。2004年12月退役回原籍,自愿自谋职业。

退伍后,我凭在部队学的一技之长,来到湘西州府吉首市租车(出租车)谋生。从此生活在我心中充满美好的向往。但现实却跟我过不去。2005年4月15日午夜12点左右,我在载客营运中遭遇持枪歹徒劫车。作为曾经的消防战士,烈火中我尚不会退却,面对持械劫匪我也没有丝毫退让。在与歹徒搏斗中被对方枪击右肩,顿时血流如注……我倒下了。在好心路人及“的哥”的护送下,湘西州人民医院对我进行了紧急抢救。虽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却落下终身残疾。

事发当时,热心人当即拨打110报警,但半小时后“临警”才到达。此时,持枪罪犯早已逃离现场。我出院两个月后,吉首公安有关刑侦人员才传唤我到办公室按事发日期补案情笔录。至今此案再无下文。

为了治疗枪伤,我已倾家荡产家徒四壁。父母年迈体弱多病,家居偏远山村。亲朋好友的接济也难以为继。无奈之下为了维持基本生活,我不得不找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求助。看到恐怖的枪伤部位,有些领导表示同情,给于有限的人道帮助。2006年3月我做了第二期清伤外科手术,取出了一个弹壳和少部分铁砂子。第三期肩关节合骨植骨补救性外科手术就要进行了,庞大的费用再无着落。困境中的我为了度过难关,一次次求助,但此时我已经成了政府部门之间的“皮球”,被踢来踢去。一个优秀的退役士官,一个一身正气的年轻军人,一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见义勇为者,一个被社会治安环境治理不力所累的受害人,人为变成社会的弃儿了!

成年以来的职业和生活,我为湘西、为吉首、为他人、也为自己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虽然身体残疾了,但还要继续生存下去。在此,我呼吁地方政府多一份作为,少一分推诿;官员多一分关心,少一分漠视。

直面现实,地方政府部门行政不作为已成为地方祸害,已危及地方的长治久安和老百姓安居乐业。

1、在这次枪击案中,公安出警不力,对案件介入不及时,对整个案件的严重性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导致枪犯安然逃离案发现场,至今枪犯仍逍遥法外。

2、湘西州府吉首市历来社会综合治理不力,偷抢扒劫、街匪横行,枪案群殴频发,人民深受其害,没有安全感。

3、政府权力部门自身建设不力,长期以“黑、赌、淫”养警,一些边缘、模糊、高利行业都给执法人员股份,执法人员充当其保护伞。导致吉首邪恶势力猖獗,严重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4、执法部门职能趋利化,以执法为手段,创收为目的,抓嫖诱娼,纵容犯罪。特别是针对来湘西的游客、商人的色情诱导,只要上钩,没有不被重罚的。他们设下圈套,然后又把旅客入住的酒店、宾馆、旅舍翻个底朝天,扰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秩序,搞的鸡犬不宁怨声载道。严重损害了湘西对外形象。

5、执法部门滥用职权,“工作中”动不动就抓人、关人、罚款,严重伤害了人民感情,恶化了干群关系,破坏了本已脆弱的和谐稳定。

6、受害百姓投告无门。部门之间没有协调机制,问题来了就“踢皮球”。工作方法简单言行冷漠,极其漠视弱势群体的切身利益。在利益驱使下,有些执法部门人员早已不务正业。弱势群体的愤怒和不满已达到了极限。

7、老百姓要见一个小小的地方官,比过去平民见皇帝还难。官员们考虑的是自己的前程,却极少关心老百姓的生死。如2006年5月发生在“中国锰三角”花垣县的重特大矿山垮塌死亡几百人的矿难事故,消息被层层封锁,矿难真相至今未被揭露。相关责任未被追究,责任人未被惩处。也许上面还有人保护。

我是这次枪击案的受害者,也是地方行政不作为的受害者。我参军入伍保卫祖国,没想到一回到地方就遭此横祸,我这样年轻就残废了。敢问,谁来负这个责任!?

首长:腐败和渎职就像毒瘤,时刻侵蚀着我党的肌体,导致国内此起彼伏的执政危机。构建和谐社会的核心是人心和谐,请关注百姓,善待百姓吧!

首长:百忙之中,敬请您给一个说法。

谢谢。

敬礼!

退役士官: 彭承忧 自述

2006年8月

齐志勇:一件大衣 (12/23/07)

12月3日清晨,黑龙江的一位访民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当天要在公益桥举行访民的节日。我刚从睡梦中醒来,初时听成“深渊节”,不解其意。后来经她解释,方明白是“申冤节”。不过,访民们又何尝不是生活在深渊中呢。

当天晚上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给我传来几幅访民申冤节的现场照片,其中有一幅是一位年轻人光着膀子,右肩上有明显的伤口缝合印记。我经历过89,到过青藏高原藏羚羊被捕杀的现场,血腥和恐怖的场面不会令我多诧异,但面对这种照片,我却一下子感受到这个冬日里衣着单薄的年轻人所要承担的寒冷。心里涌动着不安,希望能做点事情帮他御寒。

12月10日人权日,雪在下,寒气逼人。雨雪交加的寒意让我更为那位年轻人担忧。不久老齐把这位退伍消防士官的上访材料也拍摄了发过来。我能帮他什么呢,除了把他那份材料打字录入,帮他发布呼吁一下,也许就只能送给他一件大衣吧。无论他栖身在何处,白天穿在身上,晚上盖在身上。为了有一天能获得公正,你也一定要保重自己,坚持住。

在党民矛盾、官民对立如水火的中国,尽管上访是任何问题都解决不了的死路,但还是有千千万万老百姓走过,万万千千老百姓正在走,更多的冤民即将启程。他们所要求的仅仅是公正,但这却是专制社会最稀缺的资源。无论怎样,我们首先要坚持住。

胡佳
2007年12月23日星期日


每年12月上旬都有几个纪念日,比如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12月4日全国普法日,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1992年10月16日第47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确定每年12月3日为“国际残疾人日 ”。我做为一位有18年“残龄(1989六四至2007六四)”的残疾人,对此节日非常关注。但当天我却没有接到任何一个由市、区地方残联会发来的活动通知、慰问。只有我和山东盲人陈光诚之妻袁伟静互发的短信问候和鼓励。我还惊喜的接到胡佳发来的“节日快乐!”短信。又同时接到黑龙江访民邀我参加各地上访民第一届“申冤节”。

上午我赶到南城四环公益桥,参加京城访民“申冤节”集会。那里的众多访民中间,有一位武警戒装裹身的小伙子,右手紧贴右身而不动。他……他是位残疾访民吗?我上前问他是干什么的。原来他是位昔日消防战士,今日冤民。经过交谈,经他本人同意我给他拍照。他名叫彭承忧,今年27岁了,因右臂受枪伤残废。此恶性事件发生在他刚刚退伍走上自谋职业时。当时他贷款两万人民币承租了一辆出租车,可是仅仅开了七、八天的时间就被湖南湘西当地的歹徒持枪抢劫惨遭不幸,而由于当地公安部门的不作为,不仅凶手逃脱,而且他也落下了终身残疾。

说来也巧。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我到国务院信访办迎接“河南民办教师百人诉求团”。那日下起了本年入冬的第一次降雪。此洁白的雪花似真感动于世间冤民之血泪。当我要离开此地时,再次巧遇那位身穿武警作训服的右手残疾战士小彭。在这寒冷的雪天,他还是这样单薄的“戒装”令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问他:“你也过来了,要去哪里?”他说:“每逢周一、三、五上午都要去中央军委信仿办。”这又刚赶到这里来了。真让我为之感叹,佩服他的执着精神。猛然随想到自己,也是05年在自家中被四名不明身份大汉突闯进屋,将我暴打一顿。此案至今未有结案。但无论是我自己还是警方都心知肚明,这本就是国保部门的警察所为。但我却没有去执着求告。随即,我很想与他交个朋友,就把自己的电话和胡佳弟兄电话告诉了他。

我拍过他的光身赤背的枪伤照片。此照片我发电邮给胡佳看过,留给他很深印像。胡佳当晚就告诉我,要捐赠给退伍消防兵小彭一件棉大衣。好让他御此寒冬。胡佳说他看到那个照片,就觉得不为小伙子做点事情就于心不安。我家离上访村近,胡佳就委托我去找小彭。而小彭很倔强,一再推辞,不肯随我去选购大衣。

因在这雪天寒冷的突袭,我的残腿遇经此天很难受,我也就没追赶那位土家族的武警消防兵彭承优。心想有他的电话,肯定还能联络上他。可我刚到家里要打胰岛素吃午饭,就又收到胡佳的短信:“这样天气,他穿的太单薄了。无论是100还是200元,拜托你给他选一件货真价实的好军大衣。”随后又再次叮瞩:“老齐,一定要到专门的军用品店去买正规产品,再买顶帽子和手套等随身的东西。金燕马上把钱汇到你的帐户上。”我看到胡佳这些短信,真乃冬天里的热棒棒,让我传递给湘西土家族的小彭。我何不借之今日国际人权日,帮胡佳实现心愿呢。

我开着残摩带着小彭走了几处,一下午暂没有选到合适的。途径天安门城门楼子前,我为小彭留了张影。今天是国际人权日,在此照像,无笑愁容映着夜景。

说句心里话,自89六四后,我对所有军人很厌恶。中共解放军的军装和刽子手的屠装无异。可这两天我却开着残摩拉着一位退伍军人,到处跑商店给他寻买棉大衣,去军委信访送诉求状等。现在知晓脱下军装的军人也是老百姓啊。胡佳似乎知晓我的心结,仍不断短信叮瞩:“小彭当过消防兵,救过百姓的生命财产。现在他也是残疾人,我们能做点事帮帮他是应该的。”我因此感动。在路上我和小彭交谈,得知他1999年参军入伍2004年退伍返乡,家中排行老五。本想开出租自立谋生,没想到刚干了七八天就出了此恶性事件,医药费用去三万多元钱。可此案至今无结果。在北京的上访期间多次被押到马家楼分流遣返,多次被谴送回湘西,他只好不断返回到北京申诉鸣冤。

这位年轻的土家族弟兄,曾当五、六年武警消防兵。这个兵种和医生一样,在和平年代每日救死扶伤。他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也经历过烈火锻造。因被歹徒持枪抢劫而造成右手臂终身重残。他穿上军绿色的大衣暖在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泪水在他眼眶里涌荡着……

又过了两天,小彭发来短信,请我到他们的临时居住地那里,因他们那里的访民得知我们关心小彭,大家就也想见见胡佳和我。  .

胡佳因为人身自由受限无法来上访村看望小彭。我应邀赶到小彭他们栖身聚居之地。这里紧靠南站附近的铁路轨道。还真巧,我正在观望访民的房舍构造及室内用品时,路过一趟国际列车“北京-平壤”,莫非也是遣送难民的?这趟列车连接着世界最黑暗的集中营和世界最大的监狱。

我进到小彭他们住屋里。这哪里是房屋呀!简直就是窝棚!所用材料还挺齐全,铁皮、铁丝、木条、麻绳、纸板、塑料等,没有一件称上像样的建筑材料。四、五人或七、八人同睡一床板上。他们都是在南站上访村被拆毁之后访民们重新搭建的。按各省、市、县自发的整合。小彭这里大部分是湖南湘西自治州、凤凰县等地的老乡。大伙聚集在五六间寒舍,平均年龄四十五岁左右。各案不同,但大都是来北京数年了。写到此我不禁心酸泪下,无法描述在此国都天子脚下,29届奥运会举办地,胡温特色“和谐”究竟是正是反。

将踏入08年奥运,访民多多保护自己!京城的你我他,为这些苦难的访民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事吧!

在圣诞节来临之际,愿慈爱的天父眷顾保守世人平安喜乐!

六四伤残者 齐志勇

2007年12月16日


















齐志勇:退役士官彭承忧右肩的枪伤.jpg



















齐志勇:12月3日在公益桥参加“申冤节”的残疾退役消防士官彭承忧。.jpg

12月22日冬至日 国保加强非法拘禁措施 (12/22/07)

12月21日晚到此刻,警方车辆在楼外彻夜运转。今天一早,看到了通州区公安分局执行任务的依维柯警车也赶来助阵。停在了我家楼下的侧前方,上面坐满了便衣。中午偶然看到有便衣上下车,认出其中有通州区国保支队的骨干。而国保总队的一群仍然安排在我的视野之外。毕竟国保总队是上级黑社会部门,如果说要撞进我的镜头被曝光,那么也是差遣下属通州区国保支队的喽啰们露脸。

除了中共十七大期间,平日挂着警灯的警车不常出现在我家楼下,执行长期非法拘禁任务的一般是便衣车辆为主。今天开来一辆警方抓人用的依维柯面包车,除了收纳众便衣之外也是为了形成“威慑”。没关系,开辆坦克来多好,现在的99式坦克可比当年碾碎方政双腿的59式先进威风多了。直接把炮口对着我家,那多体现党和政府的强大力量啊。

北京国保总队的两辆车和8名便衣,加上通州区国保支队今日在原有值守人数上特别增派的。初步判断人员有20名。他们今天加强驻守是特别针对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聚餐会。国保这样的措施十分可笑,一来我不是独立中文笔会的成员;二来我没有受到过邀请;三来我身份敏感,即使受到邀请,我都不想给独立笔会带来任何额外压力。足见当局草木皆兵。

2006年12月22日冬至日,高智晟律师被中共中央政法委秘密宣判,那时也是全北京的国保戒备,加强软禁扣押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连对当天宣判毫不知情的滕彪律师也被软禁了一上午。今年的12月22日冬至日,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采取的方式如出一辙,用私下警告或者非法拘禁的形式再次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力。冬至日天很阴霾寒冷,暗夜最长,和中共当前的统治状态如此神似。

胡佳
2007年12月22日星期六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的第21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30天

















12月22日冬至日。便衣们坐满了“京A4907警”依维柯警车,从上下车的人判断,其中至少有几名属于通州区国保支队。.JPG

软禁中的小乔失去联系 北京再次实施群体软禁 (12/22/07)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员李剑虹女士(小乔)从12月19日起就一直被上海浦东公安局的国
保非法拘禁。地点在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融区的乳山路231号百瑞佳连锁酒店336房间,电
话号码021-68751269转336。20日中午,小乔的女士的家人给她送来换洗衣服,但未被
允许见到小乔。小乔手边的两个手机先后电能耗尽,无法再用短信联系。她曾经告诉家
人把充电器带来,但小乔从家人送来的物品中没有找到手机充电器,警方肯定是搜查了
衣物,并可能退回或者扣留了小乔家人送来的手机充电器。20日下午我曾经打通过小乔
在软禁房间的电话,但稍后再尝试就再也无人接听了。此前小乔就推测上海国保可能会
很快切断该房间对外的电话联系。



上海还有另两位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成员应当在22日参加北京举行的聚餐会,其中一位
已经受到警告不准赴京。而北京方面国保总队如临大敌,贾建英女士、李海先生、齐志
勇先生、刘荻等人士也开始被国保软禁在家。尽管很多人并非都是独立笔会成员,但我
们判断这依然和今天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聚餐会有关。当局采取的行动非常类似于包遵
信先生追悼会与追思会上的措施,限制所有民间异议人士的群体性交流活动,并把非法
限制范围极度扩大化。



12月22日冬至日,北京国保政治警察再度大范围实施犯罪,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
但这肯定不是北京市国保总队2007年的终场罪恶。马振川领导下的北京市公安局,要务
求恶贯满盈,为2007收官,为2008年揭幕。



胡佳

2007年12月22日星期六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的第21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30天

高智晟律师缓刑一年来 (12/22/07)

12月22日冬至。一年以前的2006年12月22日,维权律师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
权"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一年过去了,一切回到了原点。自从回家服刑之
后,他和家人仍然处于公安部国保局和北京市国保总队的严密监控之下。一年来他和当
局不断地较量,艰难地发出声音。高律师多次在"敏感日"被强制离京,多次受到恶警
们暴力攻击,妻儿常常处于恐惧中。国保始终把高律师的妻儿当作要挟他的人质。他无
法亲自去领取两项国际社会颁发给他的人权奖项。今年7-8月,公安部国保局还非法不
给耿和与孩子们办理护照,阻挠高律师的妻儿暑假出境访友。9月22日,因高智晟写信
给美国参众两院,加上中共十七大将临,他被当局暴力绑架,家被国保严密搜查,家中
的生活费再次被冻结。除了10月28日晚高律师在西安曾经致电给我,要我不要前往他家
以免危险,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从9月22日到今天也整整3个月。我先后请几位朋友前
往他家都没有找到人。



9月22日对高智晟的绑架充满血腥,与黄燕女士受到的暴力绑架以及之后一周李和平律
师受到的绑架殴打有内在关联。这是同一伙人针对同一目的所为,匪徒们来自于中共国
家安全和公安国保系统。



回想高律师10月28日的电话,我能肯定这是当局迫使他给我打的,而其中也包含一些高
律师自己的意愿。在和高律师交往的事情上,今年以来当局从未直接威胁过我。毕竟他
们知道那毫无用处而且只能起到反效果。政治警察们就给高律师施加压力,并熏染我可
能因此遭遇的严重后果,而我妻子又在怀孕,所以高律师当然会劝我这个阶段不要介入
对他家的帮助。早在7月公安部国保局就警告高智晟律师,如果我再去他家,当局就要
对我"采取措施"。高律师不得不托朋友转告我千万不要去他家冒险。这一次他被绑架
中一定有什么事情让他更确信了当局的残酷,所以他在短暂的电话中反复提醒我要为了
妻子和当时未出生的孩子着想,不要涉险,不要前往他家。



中共当局为什么这么怕我们接触呢,难道就因为他们知晓我会曝光所有高律师一家所受
的迫害吗。中共秘密警察系统为什么要用这种家庭监狱的形式长期囚禁一位人权律师、
封闭他的家庭呢,难道就因为这位律师有凝聚社会底层民众的力量吗。



高智晟律师一家究竟在哪里,中共秘密警察不可能永远封锁事实。真相总会被揭开。
2008年,让高智晟律师全家获得自由。



胡佳 敬上

2007年12月22日星期六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1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30天

郭飞雄案件的罚金执行通知书 (12/21/07)

每年的圣诞节前后,西方社会处于假日和欢庆的氛围。中共的政法机关总是会把一些事
情留到此时机来做,减少来自国际社会的政治和舆论压力。

2007年年末,中国政法部门在枉法判决郭飞雄之后,又要继续来豪夺他家庭的财产。一
纸荒唐的40000元罚金催缴通知书送达张青手中。今天张青给天河区法院执行局发了特
快专递,告知对方家中没有一分钱可以用来支付罚金,既然执行对象是郭飞雄,那么让
法院方直接去看守所找郭飞雄解决。

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给郭飞雄的执行通知书序列为"(2008)天法执字第33号",看着其
中"天法"二字尤为感觉是对司法公正的嘲弄。整个郭飞雄案件哪有天哪有法,公安、
检查和法院做了多少无法无天的事情。中共的司法机关,尤其是特权最大的政治警察系
统不把坏事做绝就肯定不会收手。本来这个被刑事化的政治案件就漏洞百出,但现在还
把执行罚金也神速追加上。这一来令郭飞雄妻子儿女的生存状态雪上加霜;二来可以
"震慑"其他进行民间出版者;三来把政治案件刑事化做得更逼真;四来让所有维权群
体和异议人士知晓,党的爪牙们就是要将暴虐、枉法进行到底。

中共政法委曾经明确对高智晟律师讲,2006年下半年郭飞雄和我的几乎所有麻烦因高智
晟律师而起,主因是我们组织营救高律师。我的幸运是生活在北京,有国际社会的关
注。而远在南方的郭飞雄就孤立多了,所以当局拿他开刀来"杀一儆万",以图完全遏
制民间对高律师的营救。如果把我和郭飞雄对调,我生活在广州而郭飞雄在北京,那么
现在被判刑的恐怕就是我了。而国际社会对中共迫害高智晟律师的关切,以及莫少平律
师的介入、高律师妻女受虐待事实的不断曝光,也最终促成了生活在北京的高律师被以
缓刑的名义表面上脱离监狱。这可能是北京独有的条件。而国际社会对郭飞雄本人和他
所受刑讯的深入关注难度远远大于北京。包括陈光诚等许多维权者都处于这种劣势。那
么我们有责任为陈光诚、郭飞雄、吕耿松、杨春林等等受难者持续呼吁下去。

郭飞雄案件再次令我们开阔了视野。中国古代有"腐刑",那是我们民族的历史糟粕,
今天中共警察拿着万伏高压的电警棍在提高"腐刑"的"科技含量"。一群穿着警服的
魍魉禽兽!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网冥冥在劫难逃。那些构陷者、施暴者,你们充分展示兽性的时
候难道就不懂得报应吗。尤其是对郭飞雄被刑讯逼供负有直接责任的公安部国保局、辽
宁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广东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广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我保证你们每
个人都会被彻底曝光出来。不仅仅郭飞雄的家庭会给你们记着帐,我们也一定替受害者
郭飞雄清算,是为公正。

胡佳
2007年12月21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17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30天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执行通知书

(2008)天法执字第33号

杨茂东:

本院刑庭与你(单位)其他执行案由一案,本院作出的(2007)天法刑初字第788号判
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你(单位)至今不自觉全部履行义务,本院刑庭向本院申请执
行。本院审查后立案执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条的规定,
责令你(单位)在2007年12月21日上午9:00持本通知书到广州市天河区石牌东路155号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履行如下义务:
(1)支付40000元;
当事人若委托其他单位或个人代付款的,代付款人必须写明代付款人详细名称、付款用
途、并注明案件当事人的名称、案号和执行人员的姓名。如有需要的,应当另附书面说
明。
若在上述日期前通过本院帐户付款的,需凭付款证明到执行局办理结案事宜。逾期不履
行的,本院依法强制执行,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二百三十二条的规
定,加倍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至清偿完毕之日止。若拒不履行上述义务的,则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
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执行员:陈新
电话:020-38897245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二○○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注:开户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开户银行:略
帐号:略

关于高智晟律师(Lawyer Gao Zhisheng)的一些营救呼声 (12/21/07)

今天接到美国的律师组织以及高智晟之友会的几份英文文件,转发给各位。

祝好运!

胡佳




Signatures 122007.doc
Gao Zhisheng letter 12-2007.pdf
Ltr to President re Gao Zhisheng 11.30.07.pdf
NR Gao being held final.doc
Press release - Gao letter.doc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李剑虹被上海国保非法拘禁 (12/19/07)

12月22日周六,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将在北京举行一次聚餐会,笔会上海会员李剑虹女士
(笔名:小乔)原定21日赶到北京。但是从12月14日,上海警方就在小乔女士家小区院
子门口布控,指明是阻挠小乔前往北京参加自己团体的聚会。15日小乔曾经摆脱警方的
控制,在朋友家暂避。但因为家中原定20日搬家,所以18日下午小乔回家处理搬家事
宜。负责监控的人员发现之后,就到小乔家敲门,小巧女士的家人没有回应警方。当晚
22点浦东分局国保支队的曹梦飞科长带手下强行闯入小乔家,确认她在家后,就加强了
软禁措施。直接把3名警察安排在小乔家五楼的门口,不让小乔离开家半步。小乔此前
没有见过这些便衣,对方也没有任何人出示证件。



2007年12月19日傍晚,小乔打110报警,要求警察过来处理她被不明身份者阻拦。梅园
派出所的警察来到现场,但他们无法处理政治警察的违法措施。随后小乔和她的父亲被
浦东分局国保曹梦飞等从家中带往梅园派出所。当局不肯放小乔回家,并要求小乔的父
亲同意警方把小乔带到宾馆扣押。小乔女士的父亲受到胁迫,他如果不答应警方的条
件,就也无法离开派出所。国保声称的理由是如果现在开始把小乔软禁在新居,连续一
周楼下有警车停泊、警察驻守,影响不好,所以把小乔扣押在宾馆是为她着想。在这种
情势下,小乔女士和老人被迫"答应"警方。20:30她被带到附近宾馆。房间中有两名
女警负责直接非法限制小乔女士的人身自由。



据上海国保警方称,这次对小乔的措施是配合北京国保政治警察的要求。12月25日圣诞
节小乔才能获得自由。而且他们还声称北京警方清楚掌控了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聚餐会
有关讯息,也会在北京直接阻挠这次民间活动。



北京和上海是中国最重要的两座城市,作为中国的政治之都和经济之都,两地政法系统
中的政治警察势力都很强悍,每年大量制造人权侵害事件。而对小乔女士的非法拘禁,
只不过是北京上海两地国保犯罪事实中的最新一宗而已。



要求上海国保警察立即释放自由作家李剑虹女士。要求北京国保停止非法阻挠独立中文
作家笔会的民间活动。





胡佳

2007年12月19日星期三

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监控的第215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32天

转发: 冯正虎先生文章 (12/19/07)

附件中是上海司法学者冯正虎先生的文章,值得拜读。冯先生每次都会把这些文章印刷150份,实际寄送给中共各级高官。这是一种言论自由的表达方式,尽管这种方式实实在在面临着当局报复的风险。

祝好运!

胡佳

发件人: fzh [mailto:fzh2005@hotmail.co.jp]
发送时间: 2007年12月18日 15:54
收件人: freebornchina@gmail.com
主题: zhenghu

胡佳:
你好。
发上我的近作,请查收。
这篇文章今天已寄送中央及上海的政要。我的政见,请批评指正。你可以公开发表,谢谢转发。
向金燕及你们的千金问好。
祝新年快乐、平安顺利。

正虎

2007年12月18日

督察简报008.doc
改革中国人大体制从上海做起.doc

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四) (12/19/07)

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四)

——郭飞雄案关键词之首:身体摧残,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酷刑致身体伤残五六处。
——重申绝食抗议宣言。
——势必让中国人像记住孟姜女的眼泪哭倒了长城一样,我要让人们知晓,对中国政府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来对付郭飞雄的丑恶行径,我难以用语言表述我的愤怒和鄙夷。在我丈夫身陷囹圄期间,我每周三绝食抗议,无限期坚持。
——呼吁中国政府彻底废除高压电警棍电击男女生殖器的反人类反文明的酷刑,呼吁中国社会的良心人士敦促政府公开囚禁者被虐待的事实,并全面制止这种禽兽般的酷刑。
——再次要求中国政府成立独立调查组,彻查刑讯逼供,严惩执法犯法者。
——呼吁当局停止迫害,无罪释放郭飞雄。


尊敬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

您好!

此刻我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的会见室,给您写这封公开信。这也是我写给您的第四封公开信。

12月12日,我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探视了我的丈夫郭飞雄。这是自2006年9月14日他被当局拘捕15个月以来,我和他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在我期待已久的这第一次相聚中,郭飞雄对我说:“他们这一次,用了最极端的方式对待我。他们下了毒手。酷刑在我的身体上留下五六处伤残。”他继续说:“我的腰完全坏了。他们把我反手吊起来,靠手来承受全身的重量,我的手也快完全坏了。我的视力越来越模糊。因为一直以来不见阳光。”

他说:“我做的事都是为中国百姓好,其实也对中国共产党好。”

“我以前也说过,今天也说,希望中央政府彻底废除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男女生殖器的反人类反文明的酷刑,也希望社会的良心人士能够督促政府制止这种丑恶酷刑,还尊严于中国人民。”
“中国的水太深了,总得有人去趟这潭水。”

他的话重重地敲击在我心上。笑容僵在我脸上。
他在会见结束后,走出会见室,他走路时腰部极其僵硬的背影,让我的心几乎忘了跳动。我在这一刻,才真正明白他说的“我的腰完全坏了”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郭飞雄的冤案中,最险恶的不是中国政法机关非法剥夺他五年的自由,最险恶的是,政府用残暴而龌龊的酷刑剥夺了他的健康和尊严,导致他身体五六处伤残。
我在他拘捕以后的第一次见面时,面对的是这种残酷现实。
我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样的场所,给您——中国政府的最高负责人写公开信。
我要告诉您,郭飞雄在中国政府的监牢中,被中国政府用非法非人的手段导致身体伤残。
我要求中国政府成立独立调查组,彻查刑讯逼供的事实,严惩执法犯法者。
我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无罪释放郭飞雄。
有好几位朋友听说我又在给您写公开信,出于好心打来电话说:“你的绝食,有什么要求?是不是郭飞雄在狱中的情况改善之后就停下。”有朋友建议他来替代我绝食。我婉言谢绝,并告诉他说:“你知道我面对着怎样的现实吗?我的丈夫无罪,政府用法西斯式的非人手段虐待他,用赤裸裸的身体摧残来实施政治迫害,导致身体五六处伤残。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他的生殖器,逼迫他自证有罪,判他重罪五年。对中国政府的这种丑恶行径,作为妻子的愤怒,我只有用长期绝食抗议的方式来表达。这种愤怒任何人无法替代。我会坚持下去。我的目标很明确,当局停止迫害,无罪释放郭飞雄。彻查刑讯逼供事实,严惩执法犯法者。”
朋友的话,倒是让我思考了一下。是不是郭飞雄在监狱的环境有改善之后,我的绝食抗议就该停止下来呢。
胡锦涛主席,还有声音对我说,他们完全出于好意为我考虑,为我身在黑暗监狱中的丈夫考虑,说我给您写太多公开信恐怕对郭飞雄更加不利。那么请问您,胡锦涛主席,我把这些公开信继续写下去,中国政府又将怎样去加害我的丈夫郭飞雄呢?
多么真实啊。这正是大多数善良中国人的心态——郭飞雄本来无罪的,但,政府太强大、太野蛮,使用非法非人手段,构陷罪名,判为有罪。政府使用法西斯式的手段,导致郭飞雄身体五六处伤残。在这样情况下,我们作为弱者,少说点,最好沉默下来,因为政府太强大。免得政府更加恼怒,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用其他的流氓手段继续恶待郭飞雄。

震撼人心的真实中国人心态!!政府作恶了,我们不要声张,我们要忍耐,要沉默。
这几乎是大部分国民的思维。打落牙齿合血吞的中国人!可怜的中国人!可悲的中国人!
正是我们在遭遇到统治强权伤害时,都以这样的方式在对待政府强加的灾难。这难道不是助纣为虐!难道不是帮政府遮掩罪行的方式吗。这样的态度,才使得强权者更加肆无忌惮,丧心病狂。因为我们太好欺负了。他们在每一次得逞地欺负一回之后,看到如此轻易被放过,他们作恶的胆量就大一分。他们在心里说,这些人实在是太好欺负了,正好拿来宰割。
胡锦涛主席,是不是如果郭飞雄在监狱里环境改善,比如能看看报纸、电视什么的,我就该歌颂中国政府多么人道、多么公正、多么法治,我就该忘掉他被中国政府用酷刑摧残导致身体五六处伤残的事实,我就应该对中国政府唱赞歌了呢?
在荒诞的时代里生活太久,人就变得这样是非莫辩、苟且偷生。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对国人的这样的心态,您看到了,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点感慨呢?中国人是不是在强权政府的欺压下,精神太矮了呢?对于中国人的这种精神高度,您作为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是不是在心底里为中国的前途担忧?凭这样的精神境界,就唯一靠那点经济发展,中国怎可以在世界之林挣得重要地位呢。当然,您和您的政府完全有可能在想,就是这样我们才更好统治啊!
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有脾气。脾气从来不是握有权力者的专利。政府不要自恃强大,就无所顾忌地对付无辜的人民,做过分的事情。中国政府对郭飞雄,对我们这个家庭,的确是做得过分了。政法机关的犯罪,让我们忍无可忍。
中国政府为了对郭飞雄实施政治迫害,人们看到了他们的所作所为:使用经济的罪名,却没有确实有效的证据;没有证据不要紧,只要有暴力就行。一般性暴力不奏效,中国政府还有高压电警棍,用万伏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用了一次还不罢手,还要用第二次,甚至把电警棍伸到裤子里面,击打生殖器达五六分钟之久。
每写到这个地方,我都感到政府的做法恶心之至!就是中世纪的匪类也不会在众目睽睽、高度关注之下,用这么无耻的酷刑对付人。
我感到一点歉意。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我不得不一再一再地对您说起这些事情。因为这些邪恶的不堪说出口的事情存在了,政府做出来了,我的丈夫郭飞雄的身体承受了。作为他的妻子,我不接受,不愿意忍气吞声,不愿意把这些强权垃圾咽下去。我要抗议,要伸冤。而您,作为中国政府的最高负责人,当仁不让的成为我申诉丈夫冤情的首选对象。
我会把这件事情不断地重申下去。我和大多数国民的不同之处在于:我是基督徒。我知道,基督教里几千年传扬的正是耶稣基督的受苦受难,正是耶稣受到被钉十字架的迫害。
在郭飞雄的案件中,贯穿其中最主要的、最险恶的是:中国政府使用不断升级的酷刑,摧残他的身体,摧残他的精神。目的是要击垮他的意志,是想迫使他屈服,迫使他放弃从事推动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社会的行动和意志。中国政府对待郭飞雄,身体摧残是主要手段,我不能避开它,我不能避重就轻说其他的事情。在郭飞雄的案件中,动用包括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在内的种种非人酷刑,是这起政治迫害案件中的第一关键词。
把郭飞雄案固定在历史上的,正是中国政府动用了包括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在内的惨不忍睹的身体摧残和精神摧残。就像在89年的六四事件中,中国政府动用了坦克来对付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一样。说起这些事情,有谁能绕开这些关键词呢。
我重申我的每周三的绝食抗议,自2007年11月14日开始,我坚持到郭飞雄出狱。我坚守我每周三24小时的绝食抗议,我以宗教信仰的慎重态度对待之。它对于我,是必要的仪式,向强权的中国政府表达我的极度谴责和强烈抗议。
我必将长期绝食抗议下去,良心叫我这么做。我要让中国政府看到,任何弱小的个人,都不那么好欺负。人们会看着我走过这长达五年抗议和伸冤,就像人们记得孟姜女的眼泪哭倒了长城一样。
我的公开信也要写下去。这些公开信,与其说是给胡锦涛主席您写的,还不如说是在给中国历史写这些公开信。这些公开信没有回应,不要紧,尽管不回应,对于一个强大的一党专制的政府,它向来是自恃强权而傲慢的,无理地无视民众呼声。不回应不是新事。与一个普通家庭正遭受国家机器倾轧及正在绝食抗议的女子的呼声相比,政权如此强大,力量对比悬殊。
政府根本不当这事存在。这也不要紧,尽管当作不存在。对于政府来说,要紧的是:用极端手段,摧残郭飞雄的身体,并继续迫害他;对于我来说,把绝食抗议坚持下去,把伸冤坚持下去,我们都按自己内心的真实意志去做,按自己非如此不可的方式去行事。
我们共同之处是:我们同时面对中国历史说话行事。而且我们双方都必须对此负责。我坚信传奇伊始!
也许,红尘滚滚的日常生活,歌舞升平和谐盛世的喧嚣,掩盖了一个女子的抗议和呼声,也掩盖了郭飞雄在黑暗监狱中寂静的苦难。强大的专制政府不在乎这些,但,在滚滚红尘的背后,这样的一个事实是存在的、抹不去的。我们民族摆脱专制艰难前行步伐中,那些执着于良知和尊严的抗争,它必将跨越时空,在历史上纪录下来。

祝平安!

张青

于2007年12月12日星期三
第五个绝食抗议日起草
于2007年12月19日星期三
第六个绝食抗议日完成

富锦失地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被刑事拘留 (12/14/07)

2007年12月13日,富锦失地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的家属接到警方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中共黑龙江富锦市委和地方国保政治警察以“破坏生产经济罪”对于长武实施刑事拘留。据我们所知,《刑法》中没有这项罪名。当今的中国,只要有党政权力,随时随地随意就可以罗致《刑法》中有的罪名,或者可以更上一层楼,创造法律中没有的罪名。不知是党政官员认为老百姓是法盲,还是党政官员本身才是法盲,或者党政官员认为权力就是法律。

于长武被关押在富锦市公安局看守所,一天只能吃到一顿饭。他儿女很年轻,精神压力很大。

13日晚上部分村民集会,不少人还是坚持来年开春把于长武带领大家分得的土地种上。尽管村里的老百姓也处于恐惧之中,但今天上午东南岗村很多村民还是按了手印,强烈要求富锦当局释放依法维权的农民代表于长武。

富锦失地农民的另一位维权代表王桂林现在仍没有音讯。其家属受到警方压力现在不敢和外界联系。

胡佳
2007年12月14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10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38天

律师赶到培训现场保护李喜阁丈夫孙建峰权益 (12/13/07)

12月13日的整个上午,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官员吴祚慈一直在努力向会议主办方全国妇联沟通,争取李喜阁的丈夫孙建峰与会。现在原定李喜阁的讲课时间已经被当
局成功拖延过去。



上午孙建峰和其他现场人士告诉李喜阁,河南省妇联维护儿童权益部部长赵洁亲自上阵无理拦截孙建峰进入会场。这次培训中赵洁只是一名普通的接受培训者,如何有权利和
资格来拦截其他与会者呢。这样的官员坐在河南维护儿童权益的政府岗位上,成了天大的笑话。而赵洁之所以这么无法无天,肯定是接到河南省当局的死命令。命令的本质无
非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河南艾滋病真相的曝光,掩盖地方当局对艾滋病维权者的压制。这再次证明了阻挠李喜阁参会是并非只是宁陵县和商丘市的命令,而是河南省委省政府
的意志。那么与高耀洁医生年初被非法拘禁一样,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要承担主要责任。



商丘市信访局的局长薛奉林带领手下和宁陵县信访局的工作人员上午到达会议现场,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孙建峰强行绑架回河南。孙建峰既是李喜阁的丈夫,也是她艾滋病维
权工作中的主要志愿者。孙建峰这次是来参加培训,代替自己被软禁的妻子讲课。根本与上访无关。河南信访部门的人员用非法劫访手段来抓他十分荒唐。上午一段时间孙建
峰下落不明,李喜阁打电话给县信访局人员,对方否认孙建峰在他们手中。李喜阁认为自己的丈夫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不联络自己,也不可能不联系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官
员,所以李喜阁非常担忧自己的丈夫已遭绑架。而且,这次事件发生之后,河南当局的非法拘禁措施将从李喜阁一人延伸至她夫妇两人。并可能伴有政法系统其他的惩罚性报
复。



为了保护孙建峰,北京的刘巍律师半小时前赶到会议场所,在外面终于找到了孙建峰。幸好他还未被河南政府人员绑架。刘巍律师会陪同孙建峰与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官
员沟通。李喜阁知道丈夫平安,禁不住哽咽起来。



在一个中国政府和联合国机构合作举行的艾滋病培训上,地方政府对艾滋病维权者直接阻挠和镇压到培训现场。上演如此丑陋的闹剧,河南政府官员要把丢人现眼进行到底。



李喜阁要求全国妇联妇女法律帮助中心提供河南政法系统伪造的关于李喜阁处于取保候审阶段的司法文件,以便准备请律师起诉河南公安部门的诬陷。但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
心拒绝提供。李喜阁对此表示遗憾。



截至目前,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吴祚慈还在为孙建峰争取与会权利。



胡佳

2007年12月13日星期四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09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39天

李喜阁丈夫孙建峰在全国妇联培训现场受阻 (12/13/07)

由于河南省政府和地方政法部门的阻挠,艾滋病维权人士李喜阁无法参加全国妇联和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联合举行的妇女反歧视培训。李喜阁委托自己的丈夫孙建峰连夜来京替她与会发言。2007年12月13日星期四清晨7:00,孙建峰到达北京,上午由全国妇联国际合作部的工作人员带领,孙建峰来到培训现场。但受到河南省妇联维权部主任的无理阻挠,不允许孙建峰进入培训现场。

河南政府阻挠李喜阁是为了避免河南当地隐瞒艾滋病情况、压制艾滋病群体的情况曝光,而河南省妇联维权部的主任阻挡孙建峰,更是为了避免李喜阁长期从事艾滋病妇女维权的经历显示出河南妇联系统在艾滋病工作上的毫无作为。

我致电全国妇联国际合作部,向他们说明了河南政府伪造司法文件阻挠李喜阁与会的经过。工作人员答应再去会场和上级协调一下。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的人员也在找全国妇联争取孙建峰进入会场。此刻正是原定李喜阁主讲的时间。当局肯定要全力拖延,避免孙建峰公开发出任何声音。

一次简单的妇女艾滋病反歧视培训,从李喜阁的所有遭遇凸显出河南政府在艾滋病问题上的不作为和对待艾滋病维权人士上的乱作为。

胡佳
2007年12月13日星期四





委托书
大会全体成员好:
因地方政府阻挠,我无法正常参会,现在我委托我的丈夫孙建峰来替我发言。
李喜阁
2007。12。13



邀 请 函
李喜阁老师:
您好!
全国妇联将于2007年12月12日—14日在京举办为期三天的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强化妇女群体的综合能力并减少对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及感染者的一切侮辱及歧视行为”项目培训班,特邀请您为培训专家,讲授如何提高妇联领导或妇女工作者在社会性别和艾滋防控方面的培训能力及宣传组织协调能力,以切实提高高危人群对有效预防措施的可及性,可偏向社会性别和公共政策领域。
授课时间:12月13日10:45—11:40
授课地点:全国妇联人才开发培训中心(杨村)
授课对象:全国妇联部分艾滋病示范社区代表、妇联干部、艾滋病救助组织代表、联合国项目官员等。
授课方式:多媒体授课、互动式问答
望光临为盼!
联系人:国际合作部黎静、赵晨含
联系电话:65235753
传真:65235177
邮箱:gjhz@12338.cn
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
2007年11月29日




附:
88911.mp3
2007年12月13日上午9点11分李喜阁介绍丈夫在培训现场受阻.mp3

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被捕 (12/12/07)

2007年12月12日中午11:20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代表于长武在富锦市区被国保扣押。随
即富锦当地政府人员和警察进入长安镇东南岗村,将参加分地的村民代表找去"谈
话"。这些代表是否也被拘捕,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确证。下午17:00左右,富锦国保
大队人员持搜查证对于长武家进行抄家,搜查令上提及的原因是针对于长武上访的。国
保扣留了于长武为农民维权的资料和证据。



另一位失地农民代表王桂林也被警方搜捕中。我们认为这和他们依法维权夺回被富锦政
府非法占据的土地有关。于长武、王桂林和杨春林案件有直接关联,中国奥运囚徒的数
量今天有所增长。



黑龙江富锦当局非法征地170万亩,时间长达13年,哪怕是在整个中国范围内都是大
案。最近三天,中国总理温家宝正在特别强查处出非法占用土地的案件。而现在富锦当
局顶风作案,用镇压手段继续侵犯农民的土地产权。



中共的国保政治警察所有行动都是违法的。制造数不清的政治案件、良心案件。他们用
的统治手段无外乎欺骗、恐吓和暴力镇压。现在他们对于长武和王桂林采取拘捕行动,
也是要用"杀一儆百"的策略威吓住黑龙江富锦当地4万失地农民。我们相信这样部署
也不仅仅来自于富锦当地的贪官酷吏,也来自于臭名昭著的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他
们在不惜一切代价扼杀农民的土地维权。



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救援中国的奥运囚徒。呼吁中国公众声援黑龙江奋起维权的农
民弟兄。



胡佳

2007年12月12日

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监控的第20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0天




附:20F6C7~1.MP3

张青在看守所第一次探视丈夫郭飞雄 (12/12/07)

2007年11月14日周三,维权人士郭飞雄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从这一天起,每个周三都
是郭飞雄妻子张青绝食抗议政法机关枉法的日子。随后的数周,张青女士连发三封公开
信,致胡锦涛,也致自己的丈夫郭飞雄。这些信再度揭露15个月以来郭飞雄受到辽宁和
广东政法部门的非人虐待和枉法构陷,同时让外界了解了自己和孩子们的困境。这几封
言语质朴情真意切的信件,引起海内外关注。



2007年12月11日下午15:40左右张青接到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女警电话通知,通知她12月
12日星期三上午9:30到广州市第三看守所探视郭飞雄。



今天又是一个周三,张青依然坚持绝食。上午10:00左右她15个月来第一次得以探视到
丈夫郭飞雄。整个探视只有20分钟,期间一名看守所的"管教"始终站在郭飞雄身后3
步远的地方。郭飞雄精神状态正常,但是肤色苍白,人也很消瘦。他告诉自己的妻子,
这一年多来政法部门对他的刑讯虐待留下了五六处伤残,例如反手被长时间吊起,全身
的重量剪折着肩部的关节,所以郭飞雄的腰部、肩膀等处落下了难以恢复的疾患。这些
是再明确不过的酷刑。但郭飞雄也说对他自己而言只要头脑是健全的就行。会见中他着
重问家里的情况,小孩有没有读书,经济能否支撑5年,如果生活困难就把房子卖掉。
以后每两个星期飞雄就会给家人写一封信。如果看守所和监狱再虐待他、扣押他的日记
本、抢他书,那么他会开始100天的绝食。如果一个半月收到飞雄的信件,那么就意味
着他开始绝食了。飞雄希望家人每两三个月来探视他一次就可以,但张青坚持会每个月
设法探视飞雄。



郭飞雄告诉妻子,中国这么深的水,但总得有人来趟这潭水。并且郭飞雄重复了在宣判
时他对在场政法部门的人讲的那段话:"有关部门和你们在座的人一起以一种曲折的方
式,为民主自由事业做广告宣传。我和你们都是这台大戏中的角色,我感到很荣幸。"



此刻张青女士仍然在看守所的办公室里给胡锦涛主席写公开信。这是一个比在家写信更
符合情境的地方。



胡佳

2007年12月12日

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监控的第20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0天



附件中是张青女士自己的讲述
2007zq2.MP3

李喜阁原定在全国妇联培训上的讲义初稿 (12/12/07)

以下是李喜阁在12月9日完成的讲义初稿,已经于当日传给全国妇联培训的会务组。原定由李喜阁讲授的时间为12月13日10:45—11:40。讲义只是一个基本框架,李喜阁亲身的表达才是培训的主体。而且在三天的培训中,课堂下的交流尤为重要。

尽管河南地方政府伪造了司法文件非法阻挠李喜阁与会,但我们仍然在努力为李喜阁争取成行。因为她是本次全国妇联妇女培训中唯一的妇女感染者代表。她创立的康乐家在基层妇女艾滋病感染者群体中是独一无二的。河南全省,艾滋病问题上最敢于讲述真相的就是高耀洁教授和李喜阁这两位女性。

在徐光春(绰号:徐光吹)领导下的河南,2007年2月,河南省委以非法拘禁高耀洁教授作为当地艾滋病政府工作的序幕。大量的河南警察和信访局人员在京拦截上访的感染者群体。经过11月30日对温家宝总理的蒙蔽,一切达到高潮。2007年12月,河南政府正要用李喜阁事件为自己一年来的艾滋病工作划上句号。隐瞒、压制、渎职、违法,构成了2007年的主题。面对海内外,从李长春、李克强到徐光春,河南历任各级党政官员在艾滋病工作上的各种丑行把自己和国人的脸都丢尽了。为河南一亿老百姓和几十万艾滋病群体感到悲哀。

胡佳
2007年12月12日
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监控的第20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0天

关注农村感染艾滋病妇女人群 消除歧视
河南宁陵县 李喜阁(HIV/AIDS)
大家好:
我是李喜阁,来自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一个普通的艾滋病妇女。我在1995年因生长女在本县妇幼保健院做剖腹产手术时输血感染艾滋病,在2004年8月份给长女看病时查出感染艾滋病,我的次女也感染了艾滋病,长女查处2天后死亡,9岁零2个月。
我自己被查出感染艾滋病以后,我知道,当地不是我一个人感染艾滋病,因医院输血还有其她人感染艾滋病,我在当地的防疫站领药物的时候,开始与农村的妇女感染人群开始接触,一直到2005年3月份,我们一共有20多名妇女相互认识。我们成立了一个妇女组织“康乐家”,健康快乐的家园。
不光河南的农村妇女感染艾滋病,全国都存在这个问题,在90年代初期因家庭贫穷,农村妇女在政府号召下参加有偿献血,当年因血液管理不严,造成了很多农村妇女感染艾滋病。在90年代后期因当地卫生部门某些医生为了血浆利益,造成了妇女在医院生孩子时输血感染艾滋病。
在中国农村妇女感染艾滋病人群中:1、最大的是60多岁(这些妇女因在1995到1999年在医院做子宫瘤手术时输血感染艾滋病人群),但是这些60多岁的妇女她们的孩子无感染艾滋病,但是有一部分妇女因查出太晚因性生活已经传给她的丈夫了。2、30-40岁这个年龄的妇女感染艾滋病最多的人群,有的有偿献血感染艾滋病,有的是输血感染艾滋病。这些妇女往往因生孩子,因做宫外孕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她们不但感染了艾滋病,她们孩子因母婴垂直传播也感染了艾滋病。但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儿童都因母婴垂直感染艾滋病。中国有万名儿童感染艾滋病(1。母婴垂直感染艾滋病。2。输血浆感染艾滋病。)
存在歧视问题:
1。在农村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存在着社会歧视问题,如:家里养的猪,羊,家禽这一类都卖不出去;明明艾滋病不会通过空气传播,但是有人见到艾滋病妇女人群用手捂住嘴和鼻子走开。农村宣传艾滋病知识还欠缺。农村的妇女感染人群顶着社会的压力还要养孩子,养老人,还要种地干活,然而地里的庄稼卖不出去,没有来源收入,原因是她们是艾滋病人,害怕种的玉米,小麦,有艾滋病病毒。
2.艾滋病儿童上幼儿园不接纳。上学的艾滋病儿童没有人与她/他玩。有的老师不敢改作业。需要大力宣传艾滋病知识。
抗病毒药物问题:
1。在农村偏远地区,妇女感染人群仍然用的是淘汰的方案治疗,这3种药物,乃韦拉平、去羟基干qujiangjigan(DDI)、齐多夫定片组合起来,副作用非常厉害,服用以后出现失眠,厌食,精神不振,脾气暴躁。需要调换另一种方案:乃韦拉平、拉米夫定、司他夫定。这3种药物少有副作用。
2。儿童的药物问题中国还没有解决,现在国内的感染艾滋病儿童用的儿童药物2000份,是美国克林顿基金会捐赠的儿童药物,只能解决国内2000名感染艾滋病的儿童治疗,其它的儿童采用的是成人的药物减半量,这是不符合儿童的治疗方案。需要马上解决儿童药物的问题。

我在当地做一些简单的工作:
1。每一个星期天我都要到感染艾滋病病房里,在病房里与大家用心交流,让大家随便发言,听一听她们的声音,病房里成了一个大家聊天的地方,减轻她们的压力。
2。在当地帮助单亲家庭申请低保金,每个孩子每月的低保金是70元,国家把这些孩子养到18岁。有的家庭里妇女感染艾滋病以后因药物没有找到死了,留下一个孩子到两个孩子之间,这些家庭都是不幸的家庭,有的孩子失去母亲,有的失去了父亲。
3。我们在网上和报纸上看到国家出台对艾滋病人群的政策,我们这些妇女都复印下来,掌握国家的政策,监督地方政府落实。维护我们感染者和病人的权益。
4。在感染艾滋病人群中推广安全套。因在感染艾滋病人群中,有的是妇女感染了艾滋病,男的没有,有的是夫妇都是,为了互相不感染病毒传染疾病,我们鼓励大家都要采用安全套措施。因当地发的安全套质量不好,造成一名妇女感染人员怀孕,后来我们向民间组织每个月要了200个安全套,减少疾病的传播
5。 推广四免一关怀的政策(一、免费治疗。 二、免费查HIV。三、免费母婴阻断。四、儿童免费上学。一关怀,民政上救助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
我希望更多的人到农村与艾滋病妇女人群交流,她们需要更多人的理解和关心,爱护和帮助。
2007年12月09日

齐志勇:雪中的人权日 (12/12/07)

今日入冬以来的第一次降雪。阴霾的天气,我受过枪伤的残腿受到了很大的折磨。今日又是本年度的世界人权日,寒冷阴沉的天气与国家人权的现状何其相似。虽然我残腿疼痛未消,我还是在寒冷雨加雪的天气里自驾残摩车,到达了国务院信访局,去迎接从河南来的百人“民办教师”诉求团。

看来今天一定是政府日历上的敏感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我看到全国各地进京劫访的警车、便衣警察、地方信访局人员。他们的车及人员把信访局出入口和所有通道都占据了。我去的比较早,大约9:00左右河南教师们还没有到。我在此碰到了上访人士王桂兰女士及四人代表万人上书胡温公开信的程英才、刘学利。还有很多退伍军人、武警战士。

看到那么多千里迢迢到北京来诉冤的中老年人(其中还有老中共党员)满怀寻找青天包大人的心情,希望中央政府为民申冤、为民作主、铲除腐败、斩贪官、抓凶手……可谁曾想到京都高衙贵府遇到的却是身穿警察制服、手持棍棒呲牙怒目寻吃小鸡的恶狼们。它们早已在此恭候多时啦!可怜那些祥林嫂、杨白劳们…… 各地驻京办的黑监狱、遣返原籍之后的拘留所、看守所、监狱、精神病院就是访民们的归宿。

中共在六四时期的杀戮发生在几个小时之间,而针对上访者的镇压贯穿了18年,现在依然遍布在身边。鲁迅说的吃人社会哪有改变呢。多少人本是希望到京城能得到公正、解决问题,写状子、打字复印、递交材料、等候答复处理。但数日、数月、数年,久盼到了最高法院、中纪委、国家信访局等中央政府一级的信访机构。还是一纸 “退回原籍解决”!老百姓被各级政府部门当皮球踢了好大一个圈。

雨雪交加,许多访民衣着单薄。今天会不会有访民冻毙于街头。北京的老少爷们儿,大伙都来关心这些和咱们一样的中国公民吧,把家里的不会再穿的棉衣送给他们。雪中送衣,就是雪中送炭。


六四伤残者 齐志勇
写于2007年12月10日 世界人权日


















2007年12月10日人权日齐志勇与王桂兰等访民代表在国家信访局门口.jpg

宁陵县主管政法的副县长李萍拒绝承认对李喜阁事件负责 (12/12/07)

2007年12月11日晚上,我致电宁陵县副县长李萍,因为是她受河南省命令直接负责伪造给全国妇联的司法文件,阻挠李喜阁与会。我准备告知李萍河南政府制造的骗局是多么拙劣,海内外对李喜阁去年身陷囹圄的遭遇很清楚,她的监视居住早在今年年初就结束了,而取保候审到8月份也彻底完结。另外我将要求宁陵县政法部门停止非法拘禁李喜阁。

但当李萍在电话里听到我和李喜阁的名字,立即声称不认识我们,随即挂断电话。从2004年起,我去宁陵十几次,每次都住在李喜阁家。北京国保总队与河南当地政法系统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我支持李喜阁和她的“康乐家”。今年5月18日我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被刑事传唤,主持审讯的国保总队孙荻处长,还曾提及李喜阁和高耀洁医生。而主管政法的副县长李萍却说不认识我。没关系,说不认识我也就罢了,但李萍居然讲不认识每日令她头疼的维权者李喜阁,这个谎言比李萍声称李喜阁尚在取保候审中更荒谬。欺上瞒下地撒谎往往是政府官员的看家本领。之后我再次拨打李萍手机电话20次,其中除了一次她接通之后立即挂断,其他就都不接听了。地方政法官员的这类捉迷藏行为几乎成了流行病。10月份湖北潜江国保负责人在拒绝承认秘密羁押姚立法时,也是这类慌张惊恐的说辞,然后再也不接电话。

与李萍的短暂对话凸显了河南政府官员的做贼心虚。或许这位枉法官员已经开始感觉到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之一就是一夜之间恶名远扬。很遗憾我没有商丘市委书记刘满仓、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的电话,否则可以继续验证河南各级官员的撒谎本领。

胡佳
2007年12月12日
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监控的第20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0天





附:
89AF.mp3
2007年12月11日宁陵县主管政法的副县长李萍拒绝承认对李喜阁事件负责.mp3

上海拆迁维权人士龚浩明被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 (12/12/07)

上海镇压拆迁访民从来手段残酷。我们曾经在北京南城遇到大量来京上访的上海冤民被上海警方在北京警方的默许下非法暴力扣押,然后押解回上海。整个过程令人感觉上海警察的残暴丝毫不亚于东三省和山东、河南的匪警。

从陈良宇到习近平,上海的人权状况没有丝毫的改善。一去职一升迁的两个中共官员都无法抹去任内的人权污点。或许他们可以把这些责任的一大半推给江泽民的侄子吴志明,那位臭名昭著的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谁能想象,国际大都市上海,发生过陈小明和段惠民等访民被警方虐待致死的案例,在司法暴行史上会被好好的记上一笔。2007年11月8日海市公安局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刑事拘留维权人士龚浩明。民间人士判断这与龚浩明今年5月参加“要人权不要奥运”签名行动有关,另外在最近几个月的多封公开信中龚浩明的名字也排在前列。上海的龚浩明成了和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一样典型的奥运囚徒。龚浩明的家属委托了北京维权律师李方平,而上海警方以案件涉密为理由拒绝李方平律师会见当事人。鉴于上海恶劣的司法环境,海外的“维权网”为龚浩明发出了紧急呼吁。

12月8日周六,龚浩明被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到家中。家属表示,龚浩明需要好好休息几天。这是上海警方罕见的将“重罪”者以取保候审名义放回家,但达摩克里斯之剑还是悬在龚浩明头上。如果他再次介入上访维权,那么就会被二度收监。而上海还有郑恩宠、童国菁、华神清……还有数不清和拆迁相关的司法不公正。呼吁国际社会加大力度关注和支援上海拆迁受害者、维权者。

胡佳
2007年12月12日
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监控的第20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0天

河南政府伪造司法公函 非法阻挠李喜阁参加艾滋病培训 (12/11/07)

艾滋病人李喜阁是中国输血感染者中的代表性人士,自从2003年诊断出自己和两个女儿感染艾滋病,她就在不断为自己也为和自己有同样命运的艾滋病感染者们呐喊、维
权。2006年7月李喜阁因在京要求和卫生部部长高强对话而被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罪名刑事拘留。之后经过国际社会呼吁,李喜阁被放回家,但还是经历了长达半
年的"监视居住",和长达一年的"取保候审"。河南政府强加给李喜阁女士罪名,是为了能随时以合法的理由限制她人身自由。但现在所有的司法程序都已经在今年8月结
束,从法律意义上讲,李喜阁完全是自由的公民。



2007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李喜阁要前往北京参加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和联合国艾滋病署等机构合作举行的培训。她要作为培训者之一给全国妇联系统的干部讲
授妇女基层艾滋病反歧视工作。但宁陵县国保警方却非法将李喜阁女士带到公安局扣押,直到傍晚18:30才放她回家。但警方继续对其实施非法拘禁。宁陵县主管司法工
作的副县长李萍声称要对李喜阁前往参会的事情请示商丘市和河南政府。李喜阁只好等待他们的研究结果。但今天上午李喜阁接到全国妇联通知,河南省政府居然对北京的全
国妇联撒谎,声称李喜阁尚在"取保候审"中,以此理由阻挠李喜阁与会。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的人员正在调查核实有关情况,但培训举行在即,时间已经如此紧张。而且
对河南政府的违法行为,北京全国妇联系统又能有多大能力去遏制呢。



李喜阁伤心地哭了,这次与会本来就一波三折,她很珍视这次能为艾滋病妇女和儿童发出声音的机会,认真的准备了培训材料。李喜阁怎能想到宁陵县政府、商丘市政府、河
南省政府如此卑鄙龌龊。河南司法部门居然不仅仅可以构陷老百姓,以强加的罪名把无辜者抓入牢狱,而且还能随时伪造司法文件,把自由的中国公民定性为囚徒。中国各地
的政法部门完全的公权私用、滥权枉法。



2007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和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把德高望重的高耀洁教授非法拘禁,就是为了隐瞒河南艾滋病现状,避免主要责任人及真相被曝光、被追
究。最终如果没有吴仪副总理、美国参议员希拉里女士、胡锦涛先生的介入,高耀洁教授也是被几十名警察包围,完全隔绝开与外界的联系。而李喜阁呢,一位病弱的艾滋病
人士。没有司法公正的中国,还有哪位高官愿为小小的艾滋病妇女李喜阁主持公道,还有哪个部门能为她主持公道。



在中国,普通百姓命如草芥,弱势群体尤其如是。河南政府的脸面和官员的乌纱帽要远远重要于普通艾滋病百姓的生命。李喜阁的遭遇代表了艾滋病群体在河南的处境。那就
是被政府掩盖、被官员压制、被以拖延的方士剥夺生命。



胡佳

2007年12月11日星期二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07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1天





等待河南宁陵县人民政府停止阻挠我参会



接到赴京的艾滋病培训通知书已经有十多天了。按照我们河南商丘宁陵的土政策,我外出参加艾滋病领域的会议,都要经过公安局和县市两级政府的审查批准。尽管从法律意
义上讲我是自由的公民,但我们政府用违法的手段限制我,作为普通公民我很难扭转。我在12月6日把会议通知交给我县公安局,由公安局转交宁陵县人民政府。今天
是12月10日,大会让我在本月12日报道,今天政府没有给我允许参会的通知,政府说还在研究,逐级从县里一直到市里、省里审批我能否去参加全国妇联的会议。

这是我参与北京官方会议的第三次邀请。

第一次在2006年3月份,我参加了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召开的艾滋病草根组织的会议,并在会议上10分钟的发言,关注儿童感染艾滋病药物治疗的问题和二线药物的问
题。

第二次在2006年4月份我参加了卫生部和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委托中国艾滋病协会召开的输血赔偿金制定办法听证会,我在会议上发言40分钟,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死亡
的成人和母婴垂直感染艾滋病儿童死亡的赔偿金是每人30万人民币。存活的输血感染感染艾滋病人群每人赔偿金是20万人民币,每月生活费和护理费以及营养费
共2000元人民币。

儿童的药物解决了一部分,赔偿金没有兑现,石沉大海。

一直到现在我的输血感染案件都立不上案,当地政府和法院都知道原因。是河南政府责成河南高级法院不让省各级法院给输血感染艾滋病者立案。

这次让我参会的发言是45分钟,谈农村感染艾滋病妇女人群,消除歧视,保护感染艾滋病妇女合法权益。

但是我参会的权利依然被地方政府非法剥夺着。明天已经是12月11号了。我依旧盼望着成行,好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关注艾滋病妇女。

等吧。我们艾滋病人又能活多久呢。


李喜阁(HIV/AIDS)

2007。12。10 世界人权日

附上: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邀请函

邀 请 函

李喜阁老师:

您好!

全国妇联将于2007年12月12日—14日在京举办为期三天的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强化妇女群体的综合能力并减少对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及感染者的一切侮辱及歧视行
为"项目培训班,特邀请您为培训专家,讲授如何提高妇联领导或妇女工作者在社会性别和艾滋防控方面的培训能力及宣传组织协调能力,以切实提高高危人群对有效预防措
施的可及性,可偏向社会性别和公共政策领域。

授课时间:12月13日10:45—11:40

授课地点:全国妇联人才开发培训中心(杨村)

授课对象:全国妇联部分艾滋病示范社区代表、妇联干部、艾滋病救助组织代表、联合国项目官员等。

授课方式:多媒体授课、互动式问答

望光临为盼!

联系人:国际合作部 黎静、赵晨含

联系电话:65235753

传真:65235177

邮箱: gjhz@12338.cn

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

2007年11月29日

彭定鼎:上访接待站见闻 (12/11/07)

上访接待站见闻

彭定鼎

2007年12月7日下午2时30分许,我陪同两名BBC广播记者前往国务院信访办接待中心采访上访人员。我们还没有达到接待站门口,就被众多上访人员围住,一些人大声对我们诉说他们的遭遇,另一些人则拒绝我们的采访,理由有二:1. “家丑不外扬,我们不对外国人说”; 2. “你们不能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还会挨打被劳教”。
保安员们看到我们的到来如临大敌,步话机喊声此起彼伏。我们在众多保安的包围下向接待站门口艰难地走去。只要有人对我们诉说什么,保安立即上前阻挠、推搡,我们被迫与保安严厉交涉,才做了1、2分钟录音。
到达接待站门口后,立即有警察和“工作人员”围上来查验证件,随后我们被告知可以采访,但不得妨碍交通、妨害秩序。我答曰,我们按照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相关规定从事采访活动是合法的、正当的,怎么会妨碍交通、妨害秩序?如果我们的采访引起围观,那么维持交通和治安秩序是警方的责任。
我表明了强硬态度后,就继续录音采访。但采访过程一直受到警察、保安和“工作人员”的不断骚扰。对我们诉说遭遇的上访人员不停地受到莫名其妙的冲撞,有的干脆被保安阻拦、架走。我们亲眼目睹有人殴打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我要求在场警察制止时,警察告诉我“那是上访人员之间的纠纷”。警察的话是难以相信的,我更倾向于认为那是“工作人员”殴打上访人员。但退一步说,即便是上访人员的纠纷,警察就不该制止吗?维持秩序不是他们的职责吗?
一位来自黑龙江佳木斯市的访民对我们诉说他的遭遇时,不停地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背后对他施以拳脚。众人怒问“为什么打人”时,那几个无赖嬉皮笑脸地否认曾经打人。我问其中一个胖子“你是干什么的?”他答曰:“我也是上访的。”但是被殴打的访民和周围的访民都告诉我他们来自“驻京办”。
接受完采访后,那位访民悄悄要求我们保护他离开现场。我也意识到有人要对他下黑手,于是告诉他紧紧跟随我们。我想把他带上我们的车离开。向停车处走去的路上,我们不断被不明身份的人堵截,短短几十米人行道竟然如此坎坷崎岖!
走到一半时,又有几名警察和保安来到我们身边要求我们迅速离开。其中一个着便装的还凶恶地对着我们的话筒嚎叫道:“你们要干吗?你们不要到中国来给我们制造混乱!”我告诉他们,我们也已经做完了采访,正在离开。这时,几个人突然间对着那位佳木斯访民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把他推到大约1米远之外打倒在地,那几个保安也拳脚交加,同时有人阻碍我上前救助。眨眼间,那位访民被架进了“办公区”,从我们的眼前消失。
我立即向在场的警察和“工作人员”报案说有人遭到殴打,工作人员对我说:“我没有看见啊。你有证据吗?”警察则说:“那是访民互殴。我们也管不了。”
我们只得再次来到接待站。为了避免引起混乱,我们站在接待站对面的人行道上与一名闻讯赶来的会说英语的外事警察和一名在场的治安警察交涉。我们要求见到那位访民,他是因为接受我们的采访遭受殴打,我们对他负有责任。如果见不到他,我们不会离开,而且要向外交部新闻司报告这个事件。治安警察掏出手机与“办公室”联络后答应了我们的要求。要我们“稍等”。
在等候的过程中,那位治安警奇怪地冒出一句“人人都该爱国。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这么教的。”我说:“您说得对。现在党中央国务院号召全国人民向世界展现中国开放的形象,欢迎外国记者来采访报道。开放的中国不仅是指我们的成就还包括我们的问题。协助外国记者报道是每个公民的义务。这是爱国之举。当着外国记者的面殴打上访人员倒可以说是卖国行径。再说了,上小学之前我们就该知道不能打人了吧?”那警察无语了。
一会儿,那位访民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伤,一瘸一拐地艰难地穿过马路来到我们身边。我立即询问了他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告诉他我们将继续关注他的境况,并将他带上我们的车离开现场。
经历了这一切后,我心情很沉重,也很迷茫。假如我在60年前的北平目睹类似的事件,我会在心中默念:“打倒国民党!”(当然,在当时军警宪特的高压统治下,我不敢这么说。)然后投奔解放区。可是60年后的今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记:安置了那位访民后,我想到向国家信访局报告这个事件。拨打114查到了国家信访局的电话66180114。拨打过去后,听到一个自动语音应答:“这里是国家信访局。信访请写信到国家信访局,邮政编码10XXXX。”无奈,找出以前曾经见过的一位国家信访局办公室领导的手机,打电话告诉了她发生的一切。她回答说:“知道了,向领导汇报。”

于世界人权日,郭飞雄妻子张青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三) (12/11/07)

于世界人权日,郭飞雄妻子张青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三)——郭飞雄案关键词之-,儿子失学。
——呼吁当局兑现奥运承诺,切实改善人权。
——呼吁当局无罪释放郭飞雄。
尊敬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

您好!
虽然不知道,我写的这些公开信您是否看过,但我还是坚持给您写信,因为您是中央政府的最高领导人。我希望我的这些公开信,能有片言只语传到您的耳中。所以我继第一、第二封信之后,又给您写第三封信。我在第一封信中向您就我的丈夫郭飞雄先生在羁押期间,所遭受到惨无人道的法西斯式精神摧残和身体摧残的事实,向您申诉控告广州、沈阳警方相关人员执法犯法的恶行。要求成立独立调查组彻查,并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虽然没有任何回应,但这并不能击垮我相信世界还有正义的信心。更不会减缓我向这个社会寻求公正的行动。所以我写了第二封给您的公开信。
第二封信的内容是
——1、郭飞雄案的真相——公检法部门串通一气,共同制造冤案,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2、绝食抗议宣言——强烈抗议当局用高压电警棍电击郭飞雄的生殖器逼迫他自证有罪。强烈抗议中国政府对郭飞雄的无耻判决。
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他的妻子我决定每周三绝食抗议,我将抗议不止、鸣冤不止、无限期坚持!在此,向国际社会、世界人权组织、正义媒体,社会各界崇尚公平、正义、法治、人权的人士请求援助,请您们声援郭飞雄。
--—3、呼吁当局无罪释放郭飞雄
在2007年11月14日早上,天河区法院对郭飞雄的案子进行宣判——有期徒刑五年,罚金四万元。宣判之后,法官问他:“你对判决有什么意见?”我先生在法庭上以极其平静缓和的声音说:“我只说一句话,你们是在用曲折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广告宣传,你们和我都在中国的民主事业中扮演着一个历史角色。我感到很荣幸。”
郭飞雄在被两个法警带出法庭时,他边走边问我:“金宝(我儿子的名字)有没有上学?”这是他自2006年9月14日被拘捕14个月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法警带他到了法庭门口,我看着郭飞雄的侧影,对他说:“金宝没有上学。”
11月23日,郭飞雄在与莫少平律师会见时,对律师说“广州警方给了我五六条威胁,其中,说把我送到沈阳去用更厉害的酷刑(使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他们兑现了;说要不让小儿子金宝上小学,他们兑现了;还说要不让女儿升初中。还说,就是我到了监狱,也会抢我的书,不许读书,还说要找人打我、收拾我。”
警方在监狱里,是如此威胁郭飞雄,那么我们在外又遭遇到了些什么样的境遇呢?

儿子失学,是郭飞雄(杨茂东)案的众多关键词中之一!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我今天要向您说说我的儿子金宝失学的事实经过。

金宝上学的问题,一直像石头一样,压在我心里。在今年的整个春天、夏天、秋天我都在为这件事担心。
今年4月10日周二,我上小学六年级的女儿杨天娇的班主任打来电话说:“学校有家访任务,明天要来你家家访。你明天有时间吗?”我热情地对她说:“好的,欢迎你来。”
第二天中午老师来了,我们彼此都很热情,她还饶有兴致地看了杨天娇的房间,在一番寒暄之后,她首先提的问题是:“杨天娇是不是要回老家上学?”
真是语出惊人!我当时就感到来势不对头。我说:“没有啊,我没有这样的打算,怎么突然这样问呢?”
老师说:“也没什么,只是问一下。”
我马上对她说:“我有件事要向你表示感谢,向学校表示感谢。”我说:“在去年9月14日,广州警方来我家大抄家的时候,感谢你们留我女儿在学校,她没回来看到三四十来人在家抄家的场面,我很感谢你们。”我对她说:“当时,可能是我先生向警方要求不要让她回来,警方通知了学校,学校就留她了。听我这样说,她满脸通红。她说,“没有吧,我并不知情。”我说:“不可能吧,不会那么凑巧。”她又说:“可能校长知道。”我问:“当天是怎么回事呢?”她说:“那天学校办校报,找了几个学生,杨天娇画画得好,就留下来了。”
“是谁说要她留下的呢?”我问。她说:“是校长。”
我说:“不管怎样,我是真诚的感谢你们。没有让我女儿看到抄家现场,这一点我很感谢。”
在交谈过程中,她问了西西的弟弟今年要不要上小学,我说是。
她问:“那准备在哪里上学?”我说:“当然是在你们学校上学,这里近嘛。下楼走几步就是了。对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来说,我根本没考虑去远处上学。而且,我认为你们学校各方面都不错。”
4月14号。郭飞雄的姐姐打电话给我。对这一天的简短记录如下:她打电话来,说话匆匆忙忙,吞吞吐吐,让人一头雾水。她说:“这时候,关键时期,不要有什么外界接触。不要见什么人。”又有政府人员找过她了,来人说了一些话,说到内地问题。她说,孩子在内地不适应,老咳嗽。看来一定是以赶我们回湖北老家的问题吓唬她了。后来跟他姐姐通电话才知道,是沈阳公安局和广州公安局的人去了她那儿,她对我说:“人家很客气,说人家主动说要帮你找工作。”我一听这话,认为不是好消息,关注我的工作说明他们打算长期控制郭飞雄。
她说:“他们说,只要郭飞雄愿意认错,他可以很好。只要他放弃维权,他可以生活得很好。他凭什么去扯太石村的事?他算老几?现在,只要他放弃,他就可以生活得很好。还可以回大学教书。”她在电话里说:“他们(公安局的人)要见一见你。”我说:“行啊,可以见。”
4月17日周二,他们打电话说明天来,问我几时有空,我说:“就明天上午十点吧。”
4月18日,他们来了,沈阳警方的杨乃新,广州警方的女警小赵。这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沈阳警方对郭飞雄做了什么。杨乃新首先说:“你儿子今年要上学吧?户口还没办好吧?”我说:“孩子上学的事是我和学校的事,到时候,我会直接找校长谈这个问题,我现在不跟你谈这个问题。”他以不以为然的口气说:“有什么不能谈的,都可以谈嘛。”我重申我不谈这个问题。他接下来还是说了几点:广州是经济发达地区,外来人口多,学位紧张,所以非本地户口要交纳赞助费才能得到学位;学位要在有多余学位的情况下,才能给学位。
当时还说到郭飞雄的案件会有什么结果。他说:“无罪释放是不可能。但有可能是缓刑。”我说:“缓刑也是判有罪的。再说高智晟律师的缓刑,你们是怎么对待人家全家的!?一个无罪的事情,你们要把他弄成有罪,你们只能依靠谎言!我劝你们停止下来。你们硬要把案件往前推进,只能是把更多的人拖进来说谎,让检察院、法院来帮你们圆一个谎言,并且还圆不拢这个谎言。检察院和法院人们心中还是有点威望的。你们何必拉上他们一起说谎呢?我希望你们理智一些,停止下来,冤案已经进行了很久了,我希望你们公正的对待他,他跟政府不是紧张关系,你们不要打着他、推着他跟政府作对。”
后来他说到和谐社会,我说:“和谐社会,首先要建立在公正公平的基础上,不能以权力打压,制造冤案来维持和谐。”
当天杨乃新要走的时候,广州警方的女警小赵不说走,很显然是有事没办完,她起身走近我,问我要不要留下她的电话,我说好,她写下电话。她说:“我能弹一只曲子吗?”我答应她。她弹奏了一只曲子,我夸她弹得好。
4月21日周六晚上八点多,广州警方的小赵径直来家门口敲门。我打开门让她进来。她说,她买来两本钢琴书要送给西西,我谢绝了,她说她想陪西西练钢琴。她说以后还来陪西西练琴。我说:“我从前请人教西西弹钢琴都是付费的,现在因为经济原因,没请老师教她,让她自学,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我不想亏欠着人,这种感觉不好。”后来,她谈到我们外地人在广州生活不容易,又说:“这多少年孩子见不到父亲,你真的不对他们说实情吗?我们不想看到你们这样。你想不想去见他。(她说的是见郭飞雄)”
我说:“就我所知,在案情还没定下来之前,法律规定,家人是不能见面的。现在我去见他,你让我跟他说什么呢?叫他认罪,这我办不到,我知道他是无罪的。你们也知道他无罪。如果只是让我看看他的情况,那我很愿意去见他。”
5月5号,女警小赵又来,也是晚上,这次她事先打电话,大意也还是希望我能劝说郭飞雄。但说到后来口气有点硬。我对她很客气,能理解她来说这些,是她的任务,就她本人,一个年轻的女孩,她凭什么要对我说些不合适的话呢。是别人要她来说。所以我当然不会计较什么。我送她去电梯口友好的与她道别。
5月13号,我带金宝去小学报名,申请学位。
5月28号,胡啸律师和岳律师去看守所见郭飞雄。这一天,我们得知惊天消息——政府用高压电警棍电击郭飞雄,还是最薄弱的生殖器!在圣经里,对付生殖器的人是要处以极重的刑法的。这种行为是极其邪恶的。郭飞雄的姐姐知道后,哭得不得了,她说她实在是受不了,为什么他们这样对待人。警察还去她家,这不是大摇大摆的欺负人吗。你警察做了这种事你可以不作声啊,哪有公然上门欺骗人的。
5月28号当晚,自称是居委会的一行三人来敲门,说要登记人口。我说:“我们不登记。”我关上门后,他们又敲了很久才离开。
6月4日,小学招生办打来电话说,你孩子手续不全,我们不能给他学位。
接下来的时间,我找校长,第一次校长不在,第二次,在阳光爆晒下的小学大门口给校长打电话。校长当时说:“你的孩子,第一不是本地户口,要交赞助费两万。这是教育局的规定。学校没有权力变动。第二,你的孩子要在本地地段生招满之后还有学位的情况下,才能给他学位。报名一定要有户口。”校长的口吻跟公安局的人一样。
后来,我儿子金宝一个同学的家长看到我们孩子的上学问题还没解决,她出于好心,一定要我和她一起去找校长,因为她找了一个局长写了条,为她的儿子读书的事,她想也顺便用这个关系帮帮我。见她这么热心,一再邀请,我就和她一起去了,见校长我自我介绍说是杨天娇的家长,现在为杨天策上学的事来的。她说不行,必须有户口,我不能在没有齐全手续的情况下招收你。我说我回湖北去办,请你留学位。
夏天,我乘火车回湖北,办金宝的户口。可是,办不下来。我焦心的等待着,那些日子,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能够闻得到它的辛酸味儿!
8月30号,我去银行取回金宝上学的赞助费两万,(在此,我要说,感谢那些真诚帮助我们的朋友们,因你们的无私帮助,我的孩子能够交得起赞助费)。下午,又去找校长,我说:“户口暂时还没办到,我希望先给孩子报名上学,户口办到了,我再交给你。一个孩子上户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总会办下来的。”校长说:“真的不行,你必须先有户口我才能收你的孩子入学。”
9月3号,全国的学校正式开课。
我在那天早上10:20去学校,我想再找校长谈谈,我是带着儿子金宝一起去的。我想再做一次努力。我去的时候,校长不在,她的办公室里正坐着两个女士,她们也在等校长,从交谈中知道,她们是天河区政府的官员。在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校长回来。校长先跟她们谈事情。
我和金宝只好站在外面等,我记得在那漫长的等待中,我多次拿道旁的公用磁卡电话看时间,那天非常凑巧的是,每次的时间都相差10分钟。11:29、11:39、11:49、11:59、12:09。在等待的过程中,金宝实在是站得太累了,他催我回家,他说不要等了。他累得不行的时候,说:“妈妈,你抱抱我吧,我实在是站不住了。”
我们在打了放学的铃之后,才见到校长。我对校长说:“非常抱歉我又来打扰你,我还是来向你请求,希望我的儿子,能先上学。我知道,这学校以前是与我们住的小区配套的,发展商对我们的承诺,业主的孩子可以无条件上学。是后来才交给政府成为公立学校的。我们在这里住了十年,他的姐姐也在这里上学,我和你也认识多年,我想请你,先让我的孩子上学,一年级的孩子中间插班很难适应。户口肯定是办得到的,你可以先不给他办学籍,等手续齐全再办学籍,这样别人也不会知道他手续不全。你看,我们也算是熟人,你就帮帮我。再说,现在都是义务教育,一个孩子上学是天生的合法权力。以任何理由拒绝一个学龄孩子上学都好像说不过去吧!”
校长说:“是义务教育,那你可以回原籍去呀。“她又说:”我现在收了你的孩子上学,到时候你拿不出户口来,我赶你的孩子出校门,我就犯了义务教育法。现在,你手续不全,我拒绝收你,我没犯法。现在不收你的孩子,对你们的伤害,比到时候你拿不出户口,我赶你的孩子出学校所受到的伤害要小得多。那时候对你对孩子的伤害才大呢。”
我看着校长说这些话。我不再说什么,我起身和她握手道别。我握着她的手说:“杨天娇在你这儿上学,我也认识你五年,以后儿子还要在这上六年学,我们也算是朋友。儿子上学的问题,以后还得再来打扰你。”她也客气地表扬了杨天娇,说她非常聪明。
在与校长交谈的过程中,女儿打电话来,她放学回家进不了家门。
我匆匆往家赶。走出校门的时候,我牵着金宝的手,我看他。在阳光下,他眯着眼抬头对我说:“妈妈,校长说不要我上学。”
我说:“没事的。校长知道你很聪明,会进位加法,还是一百以上的,还是心算呢?她怎么会不要你上学呢?学校老师最喜欢聪明的学生啦。过一段时间就会说,欢迎杨天策小朋友来上学的。”
这是我作为一个政治犯的妻子,一个母亲,为我的儿子能够上小学所做的努力。如果不是怕孩子的小心灵承受不了,我可能还会去找校长说情的,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给我出主意:“你要带着孩子,天天去找校长,她怎么可能不接受你的孩子?一个孩子读书,多么正常的事情啊!”
在这个过程中间,有多少焦虑,多少担心、多少隐忍,真是一言难尽。
从我儿子失学的事情,尊敬的胡锦涛主席, 我看到了中国警察的力量。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是多么的肆无忌惮、横行霸道!!在中国,警察力量像庞大邪恶的章鱼怪触角,漫延伸展到了公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人们的生活。任凭我怎么努力改变不了,只能面对儿子失学的事实。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您是不是也不能理解这样的事,在奥运会即将召开的中国,竟然会发生。
郭飞雄的姐姐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是政府部门的人有意控制。她说我:“你是不是弄错了?人家干嘛要对一个孩子这样呢?他才六岁,再说现在,全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我们附近,有一个孩子,因为智力有点问题,家长没送去上学。小学校长还找到家里,要求家长送孩子上学。说到了学龄不送孩子上学是违法的。”她甚至不听我的劝阻,打电话请在4月14号,去过她家的广州警方的人,希望他们能帮个忙,对校长说说,让孩子上学。我看她是成心跟那帮警察们的牙齿过不去,那帮人接到她的电话恐怕是笑得满地找牙。

胡锦涛主席,从郭飞雄的案子看,中国政府里一些人的确是不厚道!他们连六岁孩子上学的事,也要拿来耍耍。

胡锦涛主席,我听郭飞雄对律师说:他在监狱里连报纸也不能看,连电视也不能看。这真像一个黑色笑话。他,郭飞雄,竟然连您所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的17大召开过了,都不知道。
今天是世界人权日,在此,我呼吁中国政府兑现奥运承诺,切实改善人权。
并重申郭飞雄在监狱中的呼吁:
第一:要求中国政府保障政治犯、良心犯、基督徒、以及其他宗教信仰者的读书、学习的权利,改善他们在监狱中的条件。
第二:要求中国政府在奥运前,释放政治犯、良心犯、基督徒、以及其他宗教信仰者。
第三:呼吁中国政府允许历年来流亡海外的人士回到大陆与亲人团聚,观看奥运。
第四: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启动有序的政治体制改革,包括民主选举、出版自由。
他呼吁中国政府通过上述形式初步实现中国人民的尊严及权利。以文明和谐的面貌迎接奥运——这个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相聚的历史时刻。

祝平安!

张青

2007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
于广州家中




附:



















2007年12月9日郭飞雄妻子张青于家中.JPG

杨春林案件再度移交检察院 (12/7/7)

2007年11月8日,因证据不足,佳木斯市检察院将杨春林案件案卷退回佳木斯市公安局“补充侦查”。按照法律,佳木斯市公安局有一个月的补充侦查期。12月7日上午,杨春平前往佳木斯检察院询问于永胜检察官案件发展。于检察官告知杨春平,佳木斯公安局今天把补充侦查后的案卷再次移交给了检察院。检察院将在一个月内决定是起诉还是继续要求国保警方第二度补充侦查。

奥运越来越近,伴随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升温,尤其是中国政府屡屡使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压制公民言论自由权,杨春林案件成为焦点之一。同时此案还直接牵涉奥运会。杨春林揭露的是黑龙江富锦政府部门长达13年的非法占有土地,他依法为失地农民维权,检举地方政府的违法,是公民维权者的表率。对杨春林的迫害,是对法治的侵犯。

尽管杨春林还在牢狱中,富锦市东南岗村失地农民于长武等,已经在依法维护农民的土地权利,夺回被政府非法侵占的耕地。富锦市政府和当地镇政府都曾经公开威胁要抓捕村民代表。但直至现在分地农民尚没有受到政法部门的暴力干预。现在996公顷土地已经分下去了一半。分到田地的村民很高兴,但也不无担忧。毕竟老百姓都满怀希望要在来年开春耕种,但那时又会发生什么,大家谁也难以预料。东南岗村分得土地的农民弟兄呼吁大家关注,保证老百姓基本的耕种和生存权利。

胡佳
2007年12月7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03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5天

吕耿松:《水调歌头----囹圄咏怀》 (12/7/7)

水调歌头

囹圄咏怀


铁牢十道门
难锁丈夫心
敌酋畏我如虎
有二百檄文
独裁暴政猛批
专制流敝痛陈
不平为民鸣
是非颠倒日
功罪谁与评


贤妻泪 孝女心 挚友情
博爱五洲四海
天涯若比邻
砍头权当吹帽
坐牢聊作修行
足以慰平生
此生当无憾
气象日日新

2007年12月6日于看守所

莫少平律师会见狱中作家吕耿松 (12/7/07)

2007年11月28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将作家吕耿松的案卷移交给杭州市检察
院,本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罪名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12月6日星期四上午,莫少平律师和丁锡奎律师向杭州市检察院递交了作家吕耿松案件
的司法手续。检察官开始居然不肯把吕耿松案件的《起诉意见书》给律师。莫律师依法
交涉,态度强硬,要求检察官不仅要提供《起诉意见书》,还要把关于此案的其他鉴定
性材料交给律师摘录。按现场情况推断,该检察官所得到的上级指令应该是争取不给律
师任何案件材料。这类公检法系统公然违法的问题常见于政法委系统策划的政治案件
中。



下午莫律师一行到看守所要求会见了吕耿松。看守所负责人显得很无措,赶紧请示检察
院,问检察官:"能不能见?你给我一个准话。"莫少平律师依法告知看守所负责人:
"现在是审查起诉阶段。你不用征求检察机关意见,必须让我们会见吕耿松。这是法律
规定的。"此类小插曲是不会出现在普通案件中的。再一次证明吕耿松案件作为政治迫
害案件的特殊性。



莫少平律师和丁锡奎律师在看守所中与吕耿松进行了近两小时的会见,当局没有在现场
违法安插监听人员,与律师相见的吕耿松非常高兴。律师把《起诉意见书》和指控东西
都给吕耿松看了,并且问了吕耿松的意见。



会见结束后,莫少平律师向吕耿松的妻子汪雪娥介绍了情况。现在当局为了便于监管吕
耿松,将他羁押在容纳12人的一间牢房。尽管允许吕耿松读书和读报,但阻挠他写作。
吕耿松身体状况正常,请亲人和朋友无需挂念。他准备把妻子带给他的《牛津英汉辞
典》读完,学习英语。把长期坐牢变成充实的生活。



杭州市检察院的起诉意见称吕耿松发表文章226篇,其中20篇涉及"以造谣诽谤的方式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列举了其中5篇。吕耿松从来没有使用过笔名,都是用本名发
表文章。对于警方从网络和吕耿松的电脑中搜集的226篇文章,他坦然承认这些文章为
自己所作。但吕耿松强调这是他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权利和表达自由权利。从法
律角度讲,关键不是一个写作的问题而是一个法律适用的问题。吕耿松坚定认为自己根
本不存在错和罪。



当局还称吕耿松发表文章共获得稿费4276美元与1420澳元。今年以来国保政治警察在秘
密情况下,非法拦截和冻结吕耿松稿费有1060美元。涉及《人与人权》两篇文章,以及
《北京之春》、《民主论坛》、《议报》等刊物的稿费。吕耿松强调这是自己的合法写
作所得。每次相关的审讯笔录,吕耿松都要求警方必须写上他认为这是自己的合法所
得,同时他谴责警方扣押他的劳动收入是非法的。



吕耿松想念朋友们,感谢朋友们的帮助。他建议大家群策群力争取废除《刑法》第105
条第二款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因为这条恶法屡屡剥夺无辜公民的言论自由权
利,把有异见者、维权者送进监牢,其功能和现代自由民主制度相违背。吕耿松恳切希
望中国实施真正的民主。



吕耿松还特别请莫律师带话给自己的妻子汪雪娥:"望我妻一定要挺住,一定要保
重。"由于操劳和精神压力,汪雪娥女士健康状况不佳。吕耿松希望在自己坐牢期间,
汪女士把岳父母请来杭州相聚,这样有亲人陪伴汪女士可以放松一下心情。整个会见
中,吕耿松三次提到自己的妻子,恩爱之情溢于言表。同时,吕耿松也很欣慰自己19岁
的女儿有所成长、有所担当。



最终,吕耿松表达自己甘愿为中国民主自由把牢底坐穿,出狱之时就是中国走向民主之
日。



的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5条第二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已经成为一条吞
噬言论自由的巨蟒。被中共政法系统大肆用来压制公众民主、自由和法治呼声,制造冤
假错案难以数计。该条款实为中国法律的污点,也是立法者和司法者的耻辱。我们公民
可以写信给全国人大、在海内外公开发表意见、直接申请示威游行……用多种实际行动
推动废除违宪条款。此恶法必废之!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从10月下旬12月上旬,一北一南两位被当局陷害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民间人
士杨春林和吕耿松得以会见律师。是2007年维权案例中的重要进展。人权案件的透明度
是艰难争取来得。会见律师这样基本的权利都受到政治警察们(国保)公然百般阻挠,
捏造诸如"涉密"之类荒谬的非法理由等等伎俩,都已经被全中国的国保政治警察们用
滥了。足见中国专制体制下的司法黑暗,以及中国政治警察部门在侵犯公民权利方面的
无法无天。



我们看到了狱中维权者的信念如此坚韧,这是真正令专制者胆寒的力量。



胡佳

2007年12月7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203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5天

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蒙受冤狱丈夫的公开信(一) (12/5/07)

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蒙受冤狱的郭飞雄的公开信(一)


杨茂东(郭飞雄):你好!
我们生活在一个荒缪的时代,你收不到我的信,我收不到你的信。所以,我只好给你写公开信。

在11月23日,与律师会见时,你说,你不认同一审判决,但你不上诉,你说政治迫害案件,上诉没有希望,不会有改变。我理解你的决定。
这几天,我一直在跟法院和看守所联系,看执行通知书下来没有。询问看守所什么时候能安排我们见面。但,我打电话到看守所,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于是决定亲自去一趟。
12月3号,我去了广州市第三看守所。为的是能见到你。我是带儿子金宝一起去的。
一路上,公共汽车在城市里穿行,街道旁的高楼、路边的开者鲜艳的紫红色,黄色花的树木,这天,这些花花草草简直是跳跃着进入我的视野。因为堵车,公共汽车停在一个立交桥下,看着从桥边垂挂下来的映山红,它柔软的青色枝条,鲜艳的紫红色花朵,在风中摇曳生情的姿态,甚是可爱。街边不知名树木的叶子,在微风中上下浮动,对于街边这些景象,在平日里,我也会像多数人一样,熟视无睹,现在,之所以这么凝神去看,我是在想象着用你的眼光去看这一切。在长达14个月的阴暗关押之中,你看不到这些树木;看不到这些被人藐视钢筋水泥的城市;看不到弯曲向前伸展的高架桥;看不到那些呆呆立着的灰白色桥墩;你看不到这蓝天白云和跳跃在车窗上杂乱的阳光线条。如果是你,经过14个月阴暗关押之后的你,一定会用满有情义的眼光去打量这个活色生香鲜活的流动世界。我以你的目光去看这些街景,这立交桥边柔软的映山红,在车行驶着的风中一仰一合,像挥舞着的一双双多情的手臂。这些花儿,在初入眼的瞬间,出其不意地打动了我。如果是你看到,那一定会让你心情愉快起来。
这天,我下午一点半动身走,坐车顺利。这是这么多次以来最顺利的一次。连金宝也说:我们今天运气不错。一到车站,车就来了。
我在第三看守所的看顾室,对女警说:"杨茂东案一审判决后,不上诉。法院已下执行通知。在下到监狱之前,我作为家人要求会见。"女警说:"不行,要有手续,法院是不是还没送执行通知书来?"我说送来了。我问过。上周三法院说已经送达执行通知书。我多次给三所的内勤打电话,他说,要跟管教直接打电话问清什么时候会见,他说要来三所顾送室,从顾送室可以打内线电话找到管教的。现在。请你帮我打电话给管教,说杨茂东的家人要求会见他。我说。
但,女警说不行。"我不能跟你打电话。我不知道管教的电话。"她说。

我又打电话给第三看守所的内勤。这次是一个女警接听电话,我说明来意,她说:"你等一等。我要向领导请示,你十分钟再打来。"过了几分钟,顾送室电话响起,女警接听后对我说,他们让你等一会,正在请示领导。我说好。十多分钟后,我又打内勤的电话,是一个男警察接听。他说:"你再等一会。还在请示领导。"
二十多分钟后,听到一个女警在背后问:"谁是杨茂东的家属?"我走过去说是我,她倒是和颜悦色,但,她说:"你今天来,我们不能马上安排见面。"那明天吧。我说。女警说:"明天也不一定能够安排下来。你先写一个申请吧,有书面申请,我们再找领导批准。安排好了时间我们会通知你。一般我们不用电话通知,会书面通知,用邮寄。"
我写了申请书如下:
申请书
我,张青,杨茂东的妻子。
因杨茂东案于2007年11月14日宣判。他不上诉。故我提出申请要求会见杨茂东。

请有关部门领导批准。
申请人:张青
2007年12月3日下午于第三看守所顾送室。
我来了,没能见到你,写了申请书,不知道什么时间会通知我会见。我在前台给你送了一点钱,这样你就很快知道我来过。

金宝也来了。他听说要出门,很高兴地说:“我们去哪里办事呢?要是去坐283路车的地方办事就好了。我想去那里办事。”我说:“是去那里。”
一路上,他很兴奋。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了。第一次是在9月23日,中秋节的前一天。第二次是11月23日律师会见时。现在,他没上学,我去那里都把他带上。他是个心情很好的孩子,一路上扭头看窗外的街景。不时对我说:妈妈快看,火车轨道。妈妈快看,有一条河。
我被女警拒绝会见后,带金宝登上了第三看守所旁边的山坡。我们每次来都登上这个山坡。坡上长了比人高很多的野草,野草上长着像谷穗一样的漂亮的枝条。我们拉着这种野草上下坡,坡很陡峭,拉着这种草上下坡就不难了。我站在山坡上看了第三看守所。与第一第二看守所相比,它的确是新崭漂亮,阳光照耀着在其上,金阳流溢。我想,这么个阳光之城,你在这里14个月,竟然是一直不见阳光的,连放风的时候也见不到阳光。在看守所,不在乎物质好不好,只在乎人对人好不好。
后来,我们又去了广州市公安局九处的高坡上。从正面看第三看守所。从上看下去,一切尽收眼底。第三看守所地处一处山坡旁,另一面是一条封闭的高速公路,再远处是高低错落的居民楼。这一带地处城市的郊区,看上去空旷宽阔。你对你所处的地方的环境还不熟悉吧。斜阳映照下的第三看守所,我站在高处,长久的观看着它,我不知道你在这个披上了黄金甲一般金黄阳光的封闭的建筑物后的哪一间?正在做什么?我站在长长的台阶的顶端,看着第三所所在的空间,看着远处车辆奔腾的高速公路、以及远处湛蓝的天空。我看着偏斜的阳光下的这一切,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慨。
我背后是广州市公安局九处的办公大楼。那里有一片养护很好的草坪,草坪上有一只白狗走动。有两个工人在浇水。我和金宝用她的水洗手。女工说,他的手怎么这么脏。她甚至笑出了声。
你很久很久没有握过金宝的小手了,他的手软软的,热乎乎的。他的小手刚刚下山坡时候,正用力地拉着野草,小心的往下走,可是他一步没踩稳,一屁股摔在地上,哗啦啦直往坡下滑,弄出很大声响。等他停下来后,他说:我拉着的草,被我拔起来了,所以我就摔跤了。我们不禁大笑起来。他滑下来的样子很好笑,人在不能自己控制的某个时刻都是好笑的。他正是在滑下来的时候弄脏了小手。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们的情况吧。虽然都是小事情,这些生活的点点滴滴,在你看来也一定是有趣的。

在7月9日开庭后,律师对我说,要做好心理准备,很可能会重判的。法庭上,检察官出示伪证,他还皮厚心黑地两次提请法官注意,说被告认罪态度不好,要求法官重判。
我想说,如果人没有信仰约束,很可怕。尤其是手中握有权力的人。检察官在法庭上出示伪证,陷害他人,他们正做着邪恶的事,却还理直气壮得很。不亲眼见证他们所作所为,真的难以置信。他们心里完全没有了良知、道德和正义。他们都是一帮没有信仰的人,什么事都能做。这正是中国人民的悲哀。中国人民的不幸。法庭上,法官连你说话的权利也取消,态度非常生硬。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是会重判的。
所以,我在7月27日的信中,我说我们每周写一封信,我们回归到通信时代。这样,就孩子教育的问题,你可以在信中给我一些建议、一些指导。孩子的教育是大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在信中说说有关他们教育的看法。我认为这样会好一些。但,我的信寄出之后,整个8月没收到你的回信。后来在9月6日左右才收到你的回信。一连三封信。你真的每周写一封信给我。但,后来就收不到你的信。11月23日,你对律师说:你在10月寄来两封信,我没收到。我在10月也给你写了信,你也没收到,你的姐姐也在10月给你写了一封信,你也没收到。警方侵害我们通信自由的这一行为,你对律师说是广州市公安局一处(国保处)的指示。
鉴于这样的情况,我开始给你写公开信。我真的希望能够与你建立稳定的通信,这不仅是一种精神寄托、情感寄托,最重要的是,我想通过通信,就孩子的教育与你有交流,人的黄金教育时期,不可荒废,不可偏离。
每一个收到你来信的日子,我都很高兴。9月初那些收到信件的日子,就是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愉快感,还记忆犹新。那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查看信箱。我想,你收到我信的时候,也会心情好。我们这么一点点的交流也被取消。我们的生活真的很酷。

回首往昔, 多少岁月轻描淡写,但,我们的这五年的时光,注定是要精雕细刻的。我把你不在家的日子里,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心情记录下来,让这些在岁月里自然沉淀下来的悠悠往事,在你缺席的情况下的我们的生活,孩子们的成长中的趣事,记录下来,让你能够在回来之后看到。这样可以消减一些距离感以及多年不见的生疏感。
我去第三看守所申请会见你,虽写了申请书,但,不知道会不会批准,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我们太久没有见面。在法庭上,你匆匆来去,我都没有看清你。我对我们的这即将到来,必然到来的第一次见面充满期待。

保重身体!
朋友们向你问好!
我和孩子们想念你!


张青
2007年12月5日
第四个周三绝食抗议日

手机拍摄周正毅案件宣判法庭外的情况 (12/3/07)

11月30日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周正毅案件。上海国保警方非法拘捕大量来旁听的
普通市民。吴志明坐镇的上海政法部门气焰嚣张,整个上海都在国家黑社会势力的统治
之下。



据拍摄者介绍,第一段录像中的记者是香港有线台,记者的采访受到上海警方的频繁干
扰,并粗暴抢夺记者的话筒。有大批穿制服和便衣的警察布满了法院外面。其他香港媒
体的摄制人员也很紧张,一边报道一边要防范上海国保的偷袭。看来世界各国以及中国
香港媒体的同仁,要给予来中国大陆工作的记者们进行类似伊拉克那样在战区报道的培
训,随时防范中共国保打手们的袭击,并给记者们上高额的人身保险。







第二段录像中,走在路上的是周正毅的辩护律师。周正毅的辩护律师只讲了一句话:
"被判有期徒刑16年。" 围绕周正毅的辩护律师,与此案相关的上访百姓高呼着"官
商勾结!""还我家园!""反对腐败!""我们要人权!"



在现场采访的还有台湾中央社的记者。上海警方盘查台湾中央社记者,然后声称要"护
送"中央社记者回去,中央社记者告诉上海警方"你们'护送'我们回去,那么我们就
没饭吃了。我们是到这里采访的。我们又没有安全问题。"中国国保警方经常对各类人
士强加"护送",目的是阻挠当事人正在进行的活动或者隔绝当事人与外界的接触。对
中国公民和在华生活的海外人士而言,实际上最大的安全威胁就来自中共政治警察。





胡佳

2007年12月3日星期一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199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9天



由于视频由手机拍摄,所以需要相应的软件才可以打开。一般Nokia手机驱动程序可以
打开。





富锦失地农民今日分地维权 呼吁各界关注 (12/3/07)

20世纪90年代中期,黑龙江富锦地区曾经以对韩国商人招商引资的名义征用57万亩土地,从来没有得到国家批示。后来韩国人没有兑现任何承诺,此项目不了了之。但土地却流入了富锦市政府手中层层转包,一直没有按国家政策退还给百姓。现在富锦农民公开起来讨要土地,大面积罢免村官。富锦政府部门占用土地是为了当地党政官员中饱私囊,并且还可以拿部分巨额所得来贿赂上级部门或纪检机构。在中国各地,此类型的强占土地案件数不胜数。而黑龙江的维权人士杨春林就曾为57万亩土地的4万多失地农民收集上万签名,并喊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现在杨春林仍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羁押在佳木斯市黑通看守所。另两位农民代表王桂林和于长武也被分别关押了27天。

黑龙江省富锦市征用了并荒废了大面积的良田。当年富锦政府以欺上瞒下的手段征用长安镇东南岗村的996公顷土地,而这块土地甚至根本就没在当初的招商引资规划中,完全是被骗取的。而且一分钱土地补偿也没有给过村民。近日东南岗村八九百村民已经集体罢免了村长,大家决定于2007年12月3日星期一上午9:00开始分地,分回本来就属于自己的996公顷土地,这些土地已经被政府非法强占了13年。

东南岗村的村民依据《农村组织法》和《国务院农村集体工作通知》,有权合理利用村中的固定资产。而富锦政府违法已久,始终拿不出合理的批文,所以老百姓要集体分地,让这些良田恢复耕种。失地农民委托温荣律师介入此案,据当地村民介绍,富锦市已经拿出1500万前往北京贿赂温荣律师。

按照村民的决议,今天每个有户口的东南岗村民都有会平均分到一份土地。而12月2日富锦政府已经发布通告,威胁抓捕以于长武为代表的维权村民。呼吁各界关注东南岗村依法维权者。

于长武手机:13504853065
王桂林手机:15845150223

胡佳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199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49天

冯正虎:周正毅案宣判的法庭外纪实 (12/1/07)

和郑恩宠律师一样,上海的冯正虎先生也是我非常钦佩的朋友。今年5月12日我前往上海看望郑恩宠律师夫妇时,冯先生就曾经作我的向导。我们也一起经历了一场上海市公安局国保总队排演的好戏。由此我可以肯定的讲,上海国保的恶劣、野蛮、枉法程度绝不在他们的北京同行之下。而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吴志明,其人权劣迹与北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也是难分伯仲。

冯正虎先生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护宪维权”( http://fzh999.cn )。里面有很多他对司法公正的分析和思考,推荐大家浏览。

胡佳
2007年12月1日星期六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197天 艾滋病日绝食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51天

附件中的录音是我和冯正虎先生在郑恩宠律师家被上海国保总队暴力劫持的两分钟经过





周正毅案宣判的法庭外纪实
冯正虎

周正毅案定于11月30日上午9:30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判的法院公告已在网上传播,但我不太重视,因为周正毅案与我没有直接关系,他已经是一个死老虎,宣判也仅是读一张纸而已,没有什么可看之处。但是,接踵而来的电话刺激了我去旁听的兴趣,美国之音的电话采访、其他朋友的邀请、国保警察朋友的“友情告知”:希望我不要去旁听。或许,周正毅案的宣判开庭还是有观望价值的。
11月30日早上8:30,我乘出租车到达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刚一停车就看到一位认识的上海市民常老师站在法院隔壁的检察院门口,等我下车去想与他打招呼时,看见他已被几个人推上一辆小型面包车带走了。
我就索性去接待室办理旁听证。一进接待室的门,坐在门口的法院小姐就问我干什么,我说,“旁听周正毅案。”她说,“周正毅案不开庭。”我吃惊地说,“不对,你们法院不是已公告,周正毅案是公开开庭宣判的。”这时,一个穿法警制服的年轻人上来贴住我,把我挤到门外,边挤边说,“他是来旁听周正毅案的。”似乎在向外面的人暗示什么,或许是人太多,外边的这些抓捕手只顾寻找他们自己包管的目标,还顾不上我这个人物。站在门口的一位法官说,旁听证发完了。我说,“你这也是一个理由。你们可以与大家解释,不能瞎说。明明公告开庭,又说不开庭。”据在场的一位香港媒体记者说,她早上7点钟就来了,法院也说旁听证发完了。看来昨天晚上就有人来通宵排队领旁听证了,真是一场好戏,门票如此奇缺。
我没有旁听证,就耐心地站在接待室门口等退票,或许哪位领导一开明,又会放出几张票,等到9:30开场,我就回家。其实,今天外场的戏更热闹,我也是第一次大开眼界。周正毅真威风,不愧是一个大人物,死的骆驼比马大。场内十几分钟的宣判,场外要精心准备多少时间、要耗费多少行政经费,今天上海官方还要派出上百人护驾,这些护驾人员中穿警察制服的只有十几人,绝大部分人是不穿警察制服的便衣,或许根本就不是警察,是临时借来完成抓捕任务的社工,在这里通称便衣吧。我亲眼目睹,他们如何抓捕来参加旁听周正毅案的市民,其中一些被抓捕的市民是我认识的。林老太与一位女士还没有走进法院,就被几个便衣围住推上面包车开走了。老赵与另外几个人刚将自行车停放在离法院接待室二十、三十米处的地方,就有一批人拥上把他们抓到车上送走。过一回儿,在更远处有近十个上海市民被推上面包车送走。
法院接待室门口都是人,挤得满满的,但都是警察与便衣,还有一些海外媒体的记者,我也一直在其中。欲要旁听周正毅案的市民要挤进这个人流形成的圈子很难,即使偶尔挤进了,在接待室门口一说旁听周正毅案,就会被清理出场,享受免费乘车待遇。但我见到一个穿着气派的高个中年人,也是例外。他昂首阔步走到法院接待室门口,理直气壮地高声向接待的法院小姐说,“我要旁听周正毅案!” 围着门口的人一惊,也不敢怎样。法院小姐说,现在已开庭了,没有旁听证了。这位男士大声地说,“周正毅霸占我的房子。我要旁听对他的审判。----没有旁听证,我要上访。”法院小姐只好给他一张来访登记表格,他直接走到上访接待的窗口,向接待法官申诉他被拒绝旁听的不满。当他走进去时,一个穿着法院制服的高挑个子的年轻女子走到门外,向门外说了一句,“拉出去”,当时我也站在门口,我马上说了一句,“你是法官,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她很尴尬,不作声地走了。进门的便衣,一看坐在上访接待的窗口前的那位男士,就随口说了一声,“他是市局的。”也就不管了。可能这位男士已是市里挂名的人物,下面的警察也不敢随意抓捕,免得惹出麻烦。或许,我也是市局的,这些忙来忙去的便衣,也没有照顾我。如果他们强迫我乘免费车,明天上海滩上就多一起行政官司。
9:30过后,我打算离开。对周正毅的审判结果,我已不感兴趣,十几年或无期都是坐牢,我也不希望他被判死刑,因为我主张废除对非暴力罪犯的死刑之罚。但是,今天法院门外发生的一切却令人关注。这些便衣在法院门口公然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非法剥夺市民参加庭审旁听的公民权利,他们是否想过中国还有法律?没有想一想法院的隔壁是哪一家?它是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院,是监督公安与法院的机构。这场闹剧演到法律监督机关的门口了。原来我想留几张相片留念,一看已经有官方的专业摄影师,高个子摄影,矮胖子拍照,还有海外记者也在拍照,我也就免了,免得给这些便衣添麻烦。我临走之前,再一次进入法院接待室,要求上访,并领取了来访登记表,在来访登记表的来访事由及要求栏里写下:“今天上午8:30我来贵院旁听周正毅案宣判,贵院接待的法官说不开庭,我说周案是公开审判的,后来法院其他人员又改口说,没有旁听位了。我又目睹很多来参加旁听的人都未被准许参加旁听。这是违背公开庭审的原则,请法院纠正。”然后,送交接待窗口的法官,并口述了今天的所见所闻,接待的法官也只好苦笑,并谢谢我向法院提意见。的确,今天发生的这种场面是对法院的亵渎,也是在侮辱法官。
回家后,听到朋友来电话告知,周正毅被判16年。我估计,周正毅今天的气势与社会关系,他不会做满16年的,最多8年就可以出狱了,在监狱里好好表现,评8次改造积极分子,就可以减8年刑期,还可以提早假释。周正毅案伤害最大的还是上海的司法体制,上一次把上海的司法恶搞了一下,这次又恶搞了一下,还让上海出丑,在众多的海内外媒体记者面前,也就是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下,在法院的门前,在检察院的隔壁,这些不穿警察制服、没有拘捕证、传唤证、没有出示警察证件的人可以随意抓捕市民,这些人数量众多,就像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红卫兵小将,一股革命的干劲,沉浸在抓人的快感里,就是没有一点对法律的敬畏,当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制止他们的疯狂举止,包括我也是一个懦夫,我与穿制服的警察、法官都在默认这批便衣的非法行为。的确,我为上海感到悲哀。如果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先生亲临现场,也会像我一样感到悲哀,他接管的上海是一个没有法治的社会,一切要从头做起。

写于2007年11月30日上海仁和苑




附:
8886.mp3 (2007年5月12日11点06分在郑恩宠律师家上海警方的暴力攻击.mp3)

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艾滋病村 村民表示失望 (11/30/07)

2007年11月30日星期五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第二次访问河南上蔡文楼村,探望艾滋病感染者、病人、家属。温总理首先在诊所待了近一个小时,随后走访了
几户。警察和政府人员组成的人墙和警戒线阻隔了普通村民和温家宝的直接接触。腐败村委书记刘月梅一直陪同温总理左右。



三天来,在温总理到达村庄之前、当中和之后,多名文楼村村民表达了对温总理到访的看法。非常令人遗憾的是,尚无感染者和病人给于这次中央政府的行动正面评价。因为
所有的村民都知道这是一场戏,温总理看到的都是虚假内容,而是否他本身就愿意看到虚假的内容,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跟随温总理来的大群记者也会同时把虚假的和谐发布
出去。



因为温总理的到来,上蔡县县城到文楼村全面戒严,整个河南驻马店市区的警察全部调集到文楼村负责保安工作,文楼村和附近村庄活跃的感染者和村民被河南政府人员非法
拘禁。许多今天需要去诊所治疗的艾滋病人被无理拒之门外,而诊所内部的一切只是排演给温家宝总理看的。许多村民私下抱怨温总理是在作秀,为什么不暗访,这样兴师动
众的所谓访问只是劳民伤财,给老百姓途增压力。



明天中国媒体的头版头条都会有温总理在文楼村的报道,向全世界表达中国政府是多么重视艾滋病救助。但实际上中国政府在艾滋病救助方面的工作,形象远远大于实质。中
国的艾滋病问题存在体制性的症结。没有公民社会,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法治环境,艾滋病问题只能不断受到搁置、压制和矛盾激化。而付出的代价就是成千上万艾滋病公民
的生命。



为温家宝总理一次没有实质意义的访问感到遗憾。希望有一天他能在北京接待来自各地的艾滋病感染者,真切听取病人们的呼声。另外,今天下午,被羁押在北京南站河南省
信访黑监狱的输血艾滋病感染者代表孙爱玲,由河南政府人员匆忙押解离京。可能的原因是我们昨天建议温家宝总理回京之后去黑监狱和输血感染者对话。而原本河南省政府
是要把孙爱玲在京非法拘禁到12月1日之后的。



政府发布的艾滋病统计数据是冷冰冰的。我们需要干实事,我们真正该关心到每一个感染者和病人,视每个人的生命象自己的生命一样珍贵。一年了,艾滋病问题满载着遗
憾,我们感到中央政府卫生部门运转失灵,地方政府正在全面压制艾滋病相关群体。



明天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我将绝食一天,为这一年以来所有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的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还有饱受中国政府部门骚扰和压制的艾滋病群体及社会工作
者。在这一天中我将为未来一年艾滋病群体的平安而祈祷。





胡佳

2007年11月30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196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52天




附:
207056~1.MP3

河南上蔡县文楼村艾滋病村民马深义等被政府软禁 (11/30/07)

2007年11月30日中午11:30,河南上蔡县文楼村艾滋病村民马深义也再次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已经被乡政府人员软禁。那些人就在他房间内禁止马深义外出。而
马深义的孩子也感染有艾滋病,今天想要去诊所治疗,也被政府人员无理阻挠。文楼村的诊所已经为即将到访的中国国家领导人布置和排演好了。相信不久一场亲民大秀将会
通过中国政府的喉舌播发给海内外。



随后又有村民打来电话,说从已达村中的河南省政府人员那里获悉,此次动用警力超过1600人,另外还有数目不详的大量河南各级政府人员配合。这次的排场显然大
于2005年2月8日温家宝总理来时1200名警力。文楼村从昨天就已经戒严,一些活跃感染者、村民的院落中都有政府人员把守,大量的警车停泊满了文楼村的几个自
然村。一幅大兵压境的态势,文楼村从未有过如此高度紧张戒备的状态。有政府人员甚至私下说这次来的是胡锦涛而不是温家宝。但究竟是这两人中的哪一位到访,还有待下
午由文楼村村民直接证实。





胡佳

2007年11月30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196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52天





附:
2094A3HN1.MP3

吕耿松案件11月28日移交杭州市检察院 (11/30/07)

11月29日杭州西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邓洁明才告诉吕耿松的妻子汪雪娥,实际上早
在9月份吕耿松的案件就由杭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直接负责了,西湖区公安分局根本就
没有任何自主权。西湖区国保的主要职能仅仅是尽可能封锁案件信息,并千方百计以无
理耍赖方式阻挠莫少平律师会见吕耿松。



11月28日杭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将吕耿松的案卷移交给杭州市检察院。莫少平律师的助
理丁锡奎律师29日下午直接联系杭州市公安局和杭州市检察院,并基本确定下周前往杭
州申请会见吕耿松。如果得以会见,将是这起维权案件中的基础性突破。从此前获得的
信息中证实,吕耿松本人一直有强烈的意愿聘请律师。鉴于当局构陷吕耿松的罪名为涉
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所以根本不存在涉密问题,而浙江省政法委、浙江省公安厅
国保总队和杭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一直是采取中国国保政治警察系统惯用的既违法且
无赖的方式来阻挠律师会见。令国内人士和国际社会所不齿。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也因
为浙江当局疯狂镇压异议人士而蒙上了污点。



汪雪娥在邓洁明的办公室偶然看到了一名实习警察,此人居然是吕耿松家楼上邻居的儿
子。我们有理由推断国保警方在为监视吕耿松家属培养眼线。







胡佳

2007年11月30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196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52天



附:10月18日莫少平律师就律师会见吕耿松被非法阻挠问题致杭州市公安局的律师函



所标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BEIJING MO SHAOPING LAW FIRM

中国北京中山公园西南院 电话/传真:86-10-6605-8311 邮编:100031

Waterside Pavilion Zhongshan Park Beijing 100031 P.R.China

Tel/Fax:86-10-6605-8311 Zipcode:100031 e-mail:shaoping@public.bta.net.cn



吕 耿 松 涉 嫌 煽 动 颠 覆 国 家 政 权 一 案



律 师 函

杭州市公安局警务督察处

并转呈吴鹏飞局长 :

我们是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莫少平、丁锡奎律师。2007年8月29日我们接受犯罪嫌
疑人吕耿松之女吕飘旗的聘请,担任吕耿松的律师。

吕耿松于2007年8月24日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以下简称西湖分局)以涉嫌"煽
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刑事拘留;我们于9月11日通过特快专
递向西湖分局递送了有关律师聘请及会见手续。然而西湖分局却于9月14日向吕飘旗出
具了西公刑密聘字〔2007〕1号《涉密案件聘请律师决定书》,决定不准予聘请律师。
我们认为西湖分局的做法是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遂于9月26日致函(《律师函》附
后)西湖分局,据理交涉;

2007年9月29日,经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贵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注:已没有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逮捕了吕耿松;10月10日,我们再次通过
特快专递向西湖分局递交会见手续和取保候审申请;10月16日,西湖分局仍以"涉及国
家秘密"为由不准予聘请律师;

为此我们提出如下律师意见,供参考:

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
工作委员会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9条
"刑事诉讼法第 九十六条
规定的'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是指案情或者案件性质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不能因
刑事案件侦查过程中的有关材料和处理意见需保守秘密而作为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的
规定,我们认为,本案不应当被认定为"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理由是: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规定,关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罪"是指,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
而造谣、诽谤等都是一种公开实施的行为,既是"公开实施" 的行为,就无"秘密"
可言。

2、《现代汉语词典》关于"煽动"的词义解释为:鼓动(用语言、文字等激发人们的
情绪,使他们行动起来)别人去做坏事。故所谓"煽动",必须公开来进行,必须有诸
多不特定的受众,秘密的行为不可能构成煽动。

综上,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性质来讲,该罪不可能成为"涉及国家秘密"的案
件。西湖分局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吕耿松的亲属聘请律师,从法理上讲,是不
可能成立的;同时,这也无形中剥夺了吕耿松在侦查阶段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利。

二、关于郑国良的情况反映

据吕耿松先生的亲属讲,西湖分局国保大队长郑国良亲口对她说,"(吕飘旗为其父聘
请的律师)那两个律师是惟恐天下不乱的,所以不能聘请"。为此,我们在9月26日给
西湖分局的《律师函》明确指出:请西湖分局调查核实,如果属实,我们认为郑国良警
官的行为是有违人民警察的行为规范和职业准则的,也是极不负责任的,并保留依法追
究郑国良警官对我们进行诽谤的法律责任的权利。但西湖分局至今未给我们明确回复;
故我们在此恳请贵局,做为西湖分局的直接上级,对上述事实进行核实;而且,我们认
为以郑国良目前的状况(据亲属讲郑国良对本案有相当大的抵触情绪),不宜再继续参
与本案的侦查工作,应予回避,以保证本案侦查的公正进行。

据了解,本案得到了国内外媒体及有关方面的广泛关注,望贵局公正执法,严格遵守法
定程序,以树立我国司法机关的良好的正面形象。请贵局尽快妥善处理吕耿松聘请律
师、会见律师及取保候审的问题。

顺致

警祺!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莫少平 律师

丁锡奎 律师

二○○七年十月十八日



附:

致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律师函》(复印件)

20071128msp.MP3
1128msp.DOC

维权人士张文和被非法强制送进警方精神病院 (11/30/07)

2007年10月2日中午,张文和被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徐建强、王海旺、杨春
涛等十几名警察,以"涉嫌损害公物"的罪名从家中带走。这个所谓罪名的起因是2007
年7月7日,张文和与齐志勇、李海、王国齐等10位朋友来我家看望陈光诚的妻子袁伟
静,之后他们都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和通州区国保支队非法扣押。其中张文和被带
到他住处附近的警务室。通州国保队长王海旺审讯张文和究竟谁组织了这次来我家的探
望活动,要张文和交代"是胡佳指使的还是袁伟静指使的。"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傍
晚。因为张文和家里有病卧在床的妻子,所以他不堪忍受国保的非法拘禁,拿起烟灰缸
砸向警务室的墙壁,其间碰到了电视机,但并没有任何实质的损坏。王海旺当时就威胁
张文和要用损害公物的罪名拘留张文和。



张文和有两个住处,我曾经到过他独居的南街住宅,但从未去过他和妻子、儿子住的
"核工业部五所"。而且我长期被公安部国保局指使北京国保总队软禁,所以也无法直
接前往调查。从10月2日以来,张文和家里的电话60520270就始终无人接听,尽管我知
道他有一位患病的妻子肯定在家。我想要么是当局切断了张文和家的电话,要么是威胁
了张文和的家人,不让他们接听外来电话。此前曾了解到张文和有一个儿子,但由于不
清楚他的任何情况,所以至今无法联络到他。



经过对北京市多家精神病医院近两个月的调查,现已查明,警方当时带走张文和时使用
的罪名只是一个圈套,其实质是要把张文和送进精神病院。早在80年代初期,张文和就
因为参加民主运动而被关押在精神病院8个月时间,期间服用了上万片药物,而且多次
被强制观看其他人受到"电击疗法"的场面。对张文和而言那是如同地狱一般的记忆。
张文和于2007年10月2日被直接送往座落在北京顺义区的"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中
心",即臭名昭著的"北京市公安局安康医院
(http://www.bjgaj.gov.cn/net_office/tel_query/tel_list.jsp?method=common
)"。这家每个医务人员都是警察的机构,其部分职能就是迫害异议人士、维权人士、
法轮功学员。2005年8月获释的异议人士王万星,曾因在1992年公开呼吁平反"六四"
而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北京安康医院长达十三年。



我知晓9月11日张文和曾经前往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签署了一份律师委托书。于是我在
10月中旬将张文和的相关情况告知莫少平律师,并提供了通州区国保支队的办公电话
69555950和支队长徐建强的手机号码给莫律师。莫律师答应发律师函调查张文和的下
落。



已经53岁的张文和,有着一种甘当马前卒的闯劲,敢想敢干。而且他为人热情广纳四海
朋友,还热衷弥合民间人士之间的裂痕。这些让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特别是通州区
国保支队非常头疼。所以他们早在夏季就让安康医院的"专家"给张文和鉴定为有精神
疾病,并曾强迫张文和的儿子签字配合警方的陷害。但据张文和被捕前介绍,他的儿子
也始终没有配合警方签字。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政治警察系统,为奥运残酷"清场",
再次用这么陈旧拙劣的方式制造恶劣的人权侵害案件。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非法手段将民间人士投入精神病院,这本质是从精神上杀人。要求
北京市公安局无条件释放维权人士张文和。



胡佳

2007年11月30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196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52天

温家宝总理明天将访问河南艾滋病村 (11/29/07)

从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传来消息,中国总理温家宝将于2007年11月30日访问文楼村。这是继2003年12月18日吴仪副总理访问文楼村,2005年2月8日除
夕温家宝总理访问文楼村之后,第三次有中央高官考察艾滋病村。这也是温家宝总理第二度访问河南这家"有世界级影响的艾滋病示范村"。



三日来该村庄多位村民致电给我,表达他们对温家宝总理来访的不安和无奈。这和上一次温总理来访时村民的期待和兴奋形成了鲜明对比。毕竟将近三年过去了,这里每况愈
下,文楼只是作为政府部门对外展示虚假政绩的戏台,而且往往"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三年中,贪污几千万的原上蔡县委书记杨松泉倒台了,他的绰号叫"杨半亿",而换
来的新县委书记李海洲有个新绰号叫"李(礼)全收",当地百姓反应此君比杨松泉还不如。文楼村委书记贪官刘月梅依然在位,而且还愈发是河南省政府的红人。文楼老百
姓多次上访、写联名信、找记者曝光等等方法都没能扳倒这个贪官。刘月梅贿赂20多个党员就顺利当选了村委书记。而且既是村长又是村委书记,大权独揽中饱私囊,报复
所有举报她的村民。明天刘月梅依然会喜笑颜开地陪同在温家宝总理身边,给温总理汇报文楼村的"大好形势"。



温家宝总理不知道,他上一次到访,当地出动1200名警察,戒严了上蔡县城到文楼村的道路,许多地方干部假扮成欢迎他的村民。杨松泉亲自给那些温总理可能接触到的
人把关,回答总理问题一定要按河南政府的意思讲,一个字都不能错。那趟亲民秀可谓劳民伤财。温总理一走河南当局就松了口气,原来国家总理也这么好对付。现在大批的
河南警察已经进驻文楼村,对重点区域实施戒严。地方政府对部分活跃的艾滋病村民也采取了软禁措施。通常是针对每个"刁民"派出两名乡干部加上两名上蔡县公安局雇用
的保安人员负责软禁。



纪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主人公马深义也述说了他对温总理来访的看法。是啊,他经历过所有的高官来访。每次各种高官考察,文楼的艾滋病村民就无法去诊所看病
了,因为那里要留给政府安排的"演员们"向高官述说党和政府的恩深似海,"演员们"能惟妙惟肖地感慨一番老百姓的艾滋病都被政府有效工作给控制住了。地方官员把政
绩展示好将来就能戴更高的乌纱帽。马深义作为普通老百姓发出的呼声实实在在,毕竟总理的到来没有给他们任何改善,还助长了河南地方政府贪官酷吏们的气焰。温总
理,其实您何苦舍近求远,两周来有大批各地艾滋病感染者到京,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想要见到国家卫生部的官员,表达他们想要获得药物延续生命的诉求,表达他们想要有
司法公正、依法获得赔偿的意愿。结果卫生部用哄骗手段两次直接把这些病弱者交给了河南各地劫访人员。那些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多么绝望。而如果您在北京与他们对话该
多有意义。现在他们中还有一位叫孙爱玲的病人被非法羁押在河南驻京上访接待站里,关押的地方是四面透风的铁皮房子,已经致使孙爱玲发烧呕吐。河南省政府高官直接发
话了,未免生事端,要把她关到12月1日之后。那么如果您很快回京,还可以去北京南站那个河南省设置的黑监狱和艾滋病人孙爱玲直接交谈。作为总理,您应该知道只要
有地方官员陪着您,那么其实您就什么也看不到,或者看到的统统是假的。在我们这个国家,对政府部门不能明察只能暗访,不打任何招呼地到一线去,才能发现真实。那比
您反复去文楼村强百倍,那有多事半功倍啊。



温总理,明天您就看"好戏"吧。





胡佳

2007年11月29日星期四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监控的第195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53天




附:
20E596~1.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