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January 2008

为十七大北京国保威胁送维权人士进精神病院 (9/25/07)

20世纪全世界出现很多反人类的浩劫,其中影响最广手段最残酷的两股势力就是法西斯
主义和共产主义。而相比起法西斯主义,全球共产主义势力的寿命更长,危害更大,制
造的悲剧更多。



把异议人士送进精神病院,历来是极权共产党国家的看家本领,这等于从精神上杀死一
个公民。80年代末前苏联覆灭之后,我国成为暴政独裁国家首领,中国共产党的政法机
构很完整的保留了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镇压方法。



中国警方直接控制着"安康医院",并随时可要求其他多种精神病机构给于警方配合。
里面除了使用大剂量的药物之外,还使用非常残酷的高压电刑具,即臭名昭著的"电击
疗法"。此方法经常会致受刑者大小便失禁,哭天喊地。而且在电击时还组织其他人来
围观这种恐怖场面。电击至死的也时常有之。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者等等历来是
精神病院中的重点"患者"。



2004年4月15日清晨5:20,为去天安门广场为六四15周年献花,被天安门分局的国保扣
押。下午16:30我从朝阳分局获释后见到母亲。她提到朝阳区国保支队的杨顺政委和队
长李中和建议家人送我去精神病院,搞一张"精神偏执"的证明,这样国保可以向上级
交代,免除我的治安和刑事处理。我妈妈不了解内情,所以甚至对国保提出的这个"建
议"还表示了感谢。但幸而当时有一些朋友在场,立即点破了国保的阴谋。其中一位特
别指出王万星事件。1992年王万星因在天安门纪念六四而被政治警察欺骗家属投入精神
病院13年。国保在明知我健康的情况下,让我家属去搞一张这类鉴定,实际上就是在为
此作着准备。随后几周,朝阳国保头子杨顺和李中和凶相毕露,威胁我母亲,如果家人
不依照警方的"建议"做,那么他们就强制给我做一份鉴定,确定我有"精神偏执"。
2004年6月4日我被朝阳区国保支队关押在地下室,该队政委杨顺再次到现场来进行威
胁,并很得意他们已经把很多"不安定分子"送进了精神病院。直接遭遇这种陷害,我
更明白了专制体制的阴险残暴,我能做的只有更多揭露中国政法系统的黑暗。



现年53岁的张文和,因79年参加民主运动被警方投入监狱,而后送进精神病院"治
疗"。几个月中被强制服用上万片药物。时隔25年,最近一年来,通州区国保支队警方
多次给他进行所谓精神鉴定。在北京通州区,国保最重要的监控对象就是我和曾金燕以
及张文和,偶尔他们也骚扰居于本地的作家王力雄。张文和过去两年来在维权领域一直
比较活跃,丝毫不肯妥协,通州警方非常忌恨他。2007年9月12日,张文和组织朋友聚
会,通州国保支队的队长徐建强亲自指挥手下从大街上暴力绑架张文和。上周以来,警
方已经正式要再把张文和投入精神病医院。曾经到过地狱的人,当然知道地狱的恐怖,
张文和明白警方的迫害要加剧,所以公开对警方的无理非法行动提出抗议。



中共十七大即将来临,中国各地有数以万计的上访人士被北京警方和其他省市警方一道
抓捕遣返。每个人遭扣押的上访者,除了被威胁、殴打、软禁、劳教、判刑等处置之
外,很多人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据上访人反映,在精神病院中,这些本来正常的百姓受
到最严酷的"治疗",很多人在大剂量药物的作用下真的变成了傻子和疯子。



中国政法系统针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者的精神病院是从身体到精神的双重地
狱。被"杀死"在其中的中国公民不计其数。中共为筹备十七大和奥运会又在制造百姓
的"刑场"。这个体制没有一天停止过戕害无辜的公民。





胡佳

2007年9月25日中秋节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第130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还有318天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