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January 2008

一位六四受难者的妻子写在18周年之际 (6/15/07)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活火山



18年,可以让一个初生的孩子长成大人,自己能开始承担所有作为人的社会责任。但我
们中国,曾经驱使军队血腥杀戮本国国民的中共,却没有半点勇气和良知承担18年前的
责任。曾喋血的北京,奥运来临之前一片外松内紧下的"和谐"。18年来十几亿公民所
创造的经济财富,要么被中共贪官酷吏腐败挥霍,要么被无底洞似的的投入到更广泛和
隐蔽的社会镇压中。扩展了不知多少倍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甚至是老
百姓自己的家,都成为自由公民被迫服刑之地。而更大的监狱就建在我们中国公民的心
里,它是被专制者用谎言、恐怖、暴力构筑而成的。



中国大陆18年信息封锁下,公民的眼睛被蒙上,耳朵被塞上,嘴被捂住。历史被割裂,
历史被掩盖,历史被篡改。那些六四的伤残者、抗暴者、以及死难者的父母亲人们,他
们依然受到中共政法委系统操纵的国家黑社会势力骚扰、迫害。更枉谈还以公道。



平反一直是18年来的呼声,那么谁来为六四平反。中国共产党吗?不!共产党不配给六
四平反,它该做的仅仅是谢罪赔偿、认罪服法。中共不明白,每晚一年承认己罪,每延
长一年对六四受难者群体的压制,那么中共自己就堕入深一层地狱。18年了,中共已经
一层一层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这个贪婪又暴虐的专制群体在一步一步自己把自己推
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实质上六四根本不需要"平反"。有百万证人健在,每个人心中都
是一座看似休眠的活火山,只要有一个契机来唤醒。有万万千千直观的证据能作为法庭
的呈堂证供,中共官员中有几个人敢当中国大陆的"马力"。公道自在人心,一切只需
要还原历史真相,然后是法律的审判,民意的裁判。



2007年6月1日,51岁的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被北京宣武区国保警察带到郊区非法拘禁,9
岁的女儿妞妞过着没有父亲的儿童节,齐志勇70多岁的母亲落着泪和中共的警察们理
论。谁来帮助、支持、保护在六四血海中生还的受难者们,18年中的大部分岁月就仅仅
是亲人守候着他们。我读到了六四伤残者王伯冬妻子姜瑜写给丈夫的信。感动之余也感
佩伯冬的妻子。最幸福的男人,莫过于娶到自己敬佩的妻子。不论专制统治之下的社会
环境多么残酷压抑,我猜想伯冬和我一样都是幸福的人。



一个巧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新闻司的一位副司长也叫"姜瑜",同样是女性,她
也是中国外交部的三位新闻发言人之一。她也是父母的女儿、丈夫的妻子和孩子的母
亲。六四18周年前后,她正好值守外交部多次的新闻发布会,关于中国政府在苏丹人道
危机中的责任,关于奥运会拆迁中的侵害事件,姜瑜女士以政府高官身份向全世界释放
着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是她出于本意的吗,但愿不是,我宁远相信她还没有丧失做
人的操守。我不相信她在自己的家庭中也是用谎言来教育子女。而43岁的外交部姜瑜,
何时能像35岁的伤残者妻子姜瑜一样,无惧压力,敢于讲真话。



每一个被迫说谎或选择沉默的中国人,都是这个专制体制的受难者,因为其被剥夺了作
为人的尊严。而今日我们生活在极权下一个充斥谎言、恐怖和暴力的帝国,我们每个党
国奴和我们的国家一样毫无尊严。专制者最害怕真话,来吧,为了我们真正的国家利
益、国家安全、国家尊严,每一个公民勇敢讲出真话,自由地表达。





胡佳

2007年6月15日星期五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的第28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420天





老公,我想对你说

(一位"六四"受难者的妻子写在18周年之际)

十八年,是个怎样的概念呢?呱呱坠地的婴儿长大成人了;风华正茂的青年经历了岁月
的沧桑,黑发间已缀上点点霜色……十八年,就这样在漫长而又无奈的渴盼中度过。

老公,看到你这些年来的辛苦,我想对你说:老公,辛苦了!我们爱你,我们永远支持
你!

善良的人为何要蒙受不白之冤?我们生活在一个法制社会里,从小就被灌输了做人要诚
实、要勇于承认错误、犯了罪会受到惩罚等等理念。但是现在我困惑了,现实并不是这
样的!十八年前突遭横祸,时至今日却无人为此担责,有冤无处诉,难道平头百姓的命
就这么贱吗!

老公,别看你天天都是笑呵呵的,其实我明白你心里很苦。每当谈起这段伤痛时你脸上
显露的怅然之色,都令我心碎。我是个平凡的小女子,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帮助你,只能
用我深深的爱慰籍你内心的苦。

老公,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崇拜你!当年二十七岁的你,响应了自食其力发展经济的号
召,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那时的你信心十足,准备在事业上
大施拳脚。然而,一颗子弹,将你从人生的颠峰打入无尽的深谷……至今我还记着你父
亲曾说的话:"即使见不到活人,死了我也要找到尸体呀!"连着找了三天,周边的医
院、太平间、急救站,最后终于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你。老人长舒了一口气:"只要人
活着,就好!"病房外,女友弃你而去;在家卧床两年,昔日的朋友像避瘟疫般地躲着
你。你颓丧过,但看着日渐萎缩的小腿,你不甘心就这样倒下,凭着当兵时磨练出的坚
强意志,你又重新站了起来!

老公,当我听到你的家人讲述这些事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里是何感受吗――深深的震
撼与感动,还有不解与困惑!因为我对"六四"的认知是与此完全不同的:学生闹事、
暴徒行凶、解放军的克制与隐忍……最关键的是解放军不可能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百姓
开枪啊!?记得那时我的家人对"六四"的看法也是有分歧的:父亲是名忠诚的共产党
员,而我对政治一窍不通,很单纯,我们对报刊、电视所报道的内容深信不疑。母亲是
名教师,她的学校师生也参与过游行。"六四"过后,学校进行大审查,要求互相检举
揭发,搞得人心惶惶的。但母亲内心始终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几年后,当我与你
相识、相知,当我知道了幕后的真相,当我向父亲讲述这一切时,父亲沉默了……

老公,我内心一直有个小小的遗憾:为什么我们没有早点认识,那样在你受伤的时候,
我就能陪在你的身边了。五年后,当你再次住院取出埋在腿里的钢钎时,我的心愿得到
了补偿:我可以整天地陪护你、照顾你了。虽说有些辛苦,但内心感受到的只有幸福!


在这里,我还要深深地谢谢我的父母。最初他们曾强烈反对我们的交往。天下的父母都
是爱自己的孩子的。他们希望我找个优秀的男子,有个好的归宿。而你的条件就差太远
了,年龄大了很多,腿又有残疾,工作也不稳定,这样的你能给自己的女儿带来幸福
吗?渐渐地,当他们了解了你,看到你身处逆境却乐观向上、正直善良的好品质,他们
接纳了你。这些年来,每当遇到困难,他们都会伸出援手帮助咱们。这是父母伟大而无
私的爱啊!

老公,现在的你已是中年了。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冤情仍未得以昭雪。肉体上的伤口会
愈合,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渐渐平复,而心中的痛却永远不会消逝。咱们的儿子慢慢长大
了,可你没带他游过一次泳,因为你不想见到别人看到你腿上伤痕时异样的目光。到浴
池洗澡时,搓澡工把你当做了黑社会,你只能无奈地笑笑……

老公,不要失去信心。你要知道,有那么多爱你的人陪伴在你的身边,还有无数善良的
陌生人在无言地支持着你。老公,坚强而乐观地生活吧,让我们一起努力!

――― 爱你的妻子

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使用和接收方式,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