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January 2008

陈光诚在服刑中打出第一个电话 (6/8/07)

2007年6月7日19:50陈光诚从临沂监狱给妻子袁伟静打电话,这是从2006年3月光诚失去人身自由之后第一次通过电话联系家人。

尽管山东临沂政法系统百般阻挠,但陈光诚和他的家人一次一次争取着光诚在服刑期间被探视的权利。这次光诚打电话也是通过很大周折才争取到,入狱4个月的光诚5月31日才办妥了电话卡。光诚夫妇之间的电话进行了5分钟,由于光诚谈及了对郭飞雄案件及其被刑讯逼供的关切,所以电话中途被监狱警方切断。

5月23日探视期间光诚曾经反映经常吃不上饭饿肚子,因为没有蚊帐而饱受初夏的蚊虫叮咬。这次电话中袁伟静立即询问光诚是否能吃饱,光诚回答主食馒头不缺了,但依然经常吃不上菜。夏季到来,监狱中蚊子肆虐,此前监狱拒绝让亲属给光诚送蚊帐,这次光诚提及幸好狱中的一位好心人给了他一套蚊帐,免除光诚受蚊虫叮咬无法休息之苦。光诚还反映从前还有人帮助他代笔写信,两个月前光诚的辩护人李劲松律师也曾经收到过光诚的信件。由于山东政法系统尽所有力量孤立在狱中的盲人陈光诚,监狱方就命令所有光诚身边的服刑人员都不得与光诚交谈。而且光诚的案件在当地官方眼中是非常敏感的政治问题,因监狱中所有人都惧于受到牵连,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帮陈光诚写信。两周前袁伟静给陈光诚送去的汉字印刷版本《残疾人保障法》,在官方压力之下甚至没有人愿为光诚诵读。光诚只好在电话中建议袁伟静再把盲文版的《残疾人保障法》给自己送来。此前监狱方面曾经以无法审查盲文为由拒绝接收给光诚的盲文读物。光诚和袁伟静必须继续争取狱中阅读盲文的权利,在这方面我们海内外朋友应该帮助光诚搜集各种盲文读物。还要争取陈光诚在狱中用盲文写作的权利。截至目前,警方以盲人书写用的钢质笔有危险性,阻挠光诚书写记录任何东西。

在5月23日探视期间,袁伟静和陈光福曾经给光诚介绍高智晟律师、郭飞雄、金燕等朋友的情况。而这次电话中光诚特别关注郭飞雄案件的进展。当袁伟静告知光诚郭飞雄被警方用非常下流的方式刑讯逼供时,光诚感叹郭飞雄的不幸。同时陈光诚核实了袁伟静5月28日解除监视居住后的情况,告诉妻子只要那些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不再限制伟静的人身自由,那么即使被跟踪也不必去理会那些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光诚嘱咐妻子向临沂警方交涉,把2005年9月以来山东政法机关以莫须有罪名非法搜查并扣留的家中财物、工作资料和办公设备统统归还。同时恢复开通家里的固定电话和网络,与外界重新建立联系。光诚也托付妻子袁伟静尽快前往北京与朋友们、律师见面沟通。

从2005年8月20日起,经过20个月的波折,虽然袁伟静依然被山东政法系统每日跟踪、监视、骚扰、威胁,但至少她终于获得了法定意义上的完全自由。那么袁伟静将以自由人身份做所有她想做、该做、能做的事情。恢复自由人生活的常态。

胡佳
自5月18日起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拘禁的第21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427天




附:
2007年6月7日20点41分袁伟静讲述陈光诚电话内容.mp3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